.
畢旅被35人輪上      
那天晚上的情形,我想我永遠也不會忘記。 那夜,是高三畢旅的最後一天晚上,我在別班的女生房間裡,和可愛的女朋友聊天。當然甜蜜,也不顧旁邊另外兩個女生。反正大家都很熟了,綁著馬尾皮膚白皙的叫玟珉,大家叫她珉珉,是那班的班花。另外身材比較嬌小,頭髮很長連瀏海都超過鼻子的叫曉可,當然綽號就是小可。至於我的女朋友,留著這種年紀而言有太可愛嫌疑的長髮妹妹頭,名子,kiki。 我坐在kiki的床緣,左手在另外兩人看不到的角度輕輕摟住kiki,好甜蜜好甜蜜。珉珉剛洗完澡,綁起簡單的馬尾在房間的大鏡子前檢視皮膚狀況。小可坐在另一張床上,翻閱雜誌。 再正常不過的高中畢業旅行阿,多麼無聊卻又單純的可愛。 偏偏這個時候,改變命運的敲門聲急速響起。 我嚇的跳了起來,心想是哪個老師來查房,都已經快半夜12點了,心機這麼重!?沒辦法,只好迅速打開衣櫃,躲了進去。 木門扣扣5聲,然後靜默了下來,我透過櫃子縫細,並沒有看見有誰進來,而另一邊的三個女生也都盡量假裝沒事,能不去開門就不去開門。 沒想到,門竟然啪的彈開!奇怪!剛剛明明有鎖的! 卻只見三個職業部的男生大步而無聲的走進來,然後嚇了一大跳。好像小偷遇到醒著的房子主人,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辦。 三個女孩更是大驚一跳,小可警覺性很高,旋即拿起床頭電話準備呼救。那三個男生見狀飛撲捯床上,把小可的電話拍掉,其中一個更反手摀住小可的嘴巴把她的頭緊壓在床頭牆上。另外一個反應很快,也跳起來一把抓住珉珉,勒住她。最後一個男的只是瞪著kiki,開始說話。 「我們只是要來偷東西...妳們竟然還沒睡...!」他有點驚慌,真是愚蠢!從門縫底下看也知道燈都還亮著,怎麼可能睡著! 「怎麼辦?」捉住珉珉那個問,他現在也摀著珉珉的嘴。 正當我準備衝出去跟他們三個拼命的時候,忽然沒有關的門又有人走進。 這次來了6個職業部的男生!而且其中幾個皮膚黝黑,身材粗獷,一副流氓的樣子,我當下大驚,勇氣又慢慢縮回去。 「你娘的...怎麼是三個妹仔。」6人其中一個光頭問。根本就是黑道的,高三個屁! 「做的好阿!不如我們就來爽一下!」另一人提議。我睜大雙眼盯著他。恨不得衝出去勒死他。 9個男人互相對忘了一會。終於殿後那個人把門關了起來,然後上鎖。 kiki眼神閃過恐懼,準備大叫,卻被賞了個巴掌。我握緊拳頭。 「痛嗎?妳要是敢叫,吃不完兜著走!」留著一頭金色長髮的小混混說。 「我看是爬著走啦,哈哈哈哈哈。」另一人無恥訕笑,其他人也大笑。 「噓,可別太大聲阿。」一人又說。 「聽到沒有,等一下太爽別叫太大聲阿。」光頭噁心的對被壓在牆上的小可說。我在櫃子裡看的一清二楚。 三個被製伏的女生開始拳打腳踢,眼框泛淚的又哭又悶聲叫。其他男人卻開始動作,幫忙壓住她們。 「喂喂,這妹仔好像很有名,是班花?」把珉珉壓在地闆上的其中一人問。珉珉嘴被摀住,拼命掙扎。 「是高中部部花吧,叫什麼徐玟珉的!」另一人回答他,雙眼充滿淫穢的盯著珉珉。 「順序怎麼決定?誰插誰?」某個鳥窩頭的傢夥說。用語下賤到了極點。 「阿哉。插到部花的那個不就很爽!媽的,插這個還好,」按住小可雙腿的人轉頭說到,「阿插到那個不就比較衰。」他用下巴指了指kiki,意指kiki條件最差。 「不會啦,幹,」壓著kiki的眼鏡仔回應,說著說著伸手捏捏kiki小腹上恰到好處軟軟的贅肉,然後一路滑到胸部,又掐又擠,「不會啦,這個妹仔肉好軟,幹起來一定很爽。」 「別吵啦,先過一輪再說啦。」 壓住小可的三個人率先動作,壯的像熊的傢夥移動左手,單手解開小可牛仔熱褲的扣頭,把手探進內褲裡。方才抱怨的很大聲的那個人則是繼續按住小可小腿,一邊幫忙褪去她的小熱褲。小可的腿不算漂亮,甚至稍微有點o型,就身材比例搭配起來也不甚細,卻白皙緊緻無瑕,別有一番風情。此時牛仔熱褲完全褪去,看的見那熊男巨大的手掌正塞在小可的旅行免洗褲裡搓揉。小可嗚噎掙扎,卻無計可施。 另一邊,鳥窩頭捏起珉珉的臉頰,把可能滿是菸味的嘴湊到珉珉水漾動人的唇上,伸出舌頭猛舔,還探入她嘴中,彷彿熱吻中的戀人。另外壓住手腳的兩人分別玩弄起珉珉白色t恤裡的胸部和紅色短褲裡的大腿內側。 kiki則是連內褲一起被脫下,雙腿硬是被兩個人打開到將盡180度的幅度,有著濃密陰毛的陰部大大露在房間婚黃的燈光下,另一人則去浴室不知道做什麼。三秒後那光頭從浴室興奮的跑出來,手上拿的竟是飯店附贈的颳鬍刀和颳鬍液!!該不會...該不會... 「帥喔...真的要剃?」 「對阿,馬的妄想很久了。」光頭把颳鬍液倒到kiki稍微有點亂的陰毛上,然後輕輕搓揉,過沒多久,泡沫沾滿了他的手和kiki的陰毛。 「來囉!」一人興奮大叫。看著颳鬍刀從kiki肚臍下方輕輕往下推進,所到之處剷起一片細長捲毛,底下是柔嫩的皮膚。我望著這慘不忍睹的畫面,無聲吶喊。 此時小可似乎已經絕望,只剩左右左右的小小掙扎,雙腿不時想要閤起,卻又被粗魯的扳開。「好像有感覺了。」熊男淫笑著說,「開始濕濕的了。」,小可雙眼哭紅,用近似怨恨的眼神盯著熊男。 地闆上,三個人玩弄完珉珉的嘴巴跟胸部之後,開始輪流脫起褲子跟衣服,當然也剝下珉珉的t恤和紅色小熱褲,漂亮的光景頓時呈現。原來珉珉沒穿內衣,雙乳挺立,粉紅色的乳暈和乳頭輪廓清晰,身材很好,増一分太肥減一分太瘦,大腿更是有著無可挑剔的曲現,雙腿中間的陰毛有修過,沿著所謂的比基尼線呈現漂亮的倒三角,陰部應該是清晰的露出。 「我先好啦。」鳥窩頭霸道的表示,也沒人敢跟他爭。他馬上抽出正在按摩珉珉小穴的手,將陰莖一股腦的插入。 「哈...阿...哈阿阿...」珉珉似乎痛的飆淚,雙腿自然曲起,銀白色腳練發出輕聲錚響。 「少裝啦,我看妳不知道幹過幾次了吧。」鳥窩頭上上下下抽插著,「馬的,這妹仔的淫穴緊緊包住機巴,爽死了。阿,是不是很爽阿,妹仔?不然幹麻吸那麼緊?」 「沒...哈阿...沒有...哈阿阿阿...。」珉珉雙手被抓著,似叫非叫,雙乳配閤節奏前後運動。 這個時候長髮小混混也開始忍不住,把小可的免洗內褲慢慢褪去。小可雙腳被人撐開,有著濃密陰毛的私處一覽無疑。小混混站起身,深深呼吸之後屈膝下來,慢慢把腫脹多時的陰莖插入小可的陰道。從櫃子這個角度看去,只見他的陰莖在小可陰毛濃密的小穴上來來去去,噗哈噗哈的發出交閤淫穢的聲響,把小可白白的屁股弄的震抖。「阿,阿阿,林盃要射啦。」「喂,別射在裡面,我們還沒上!」抱怨男提醒他。「知道!」小混混才剛拔出黑色的陰莖,精液就全都噴到小可的陰毛上,「幹,好緊,還是處女!」小混混喘著氣,陰莖在小可的腋下塗塗抹抹,小可似乎有一陣子沒有颳腋毛,一小片黑黑的短毛在她腋下滋長,小混混變態的用龜頭感受刺刺的感覺,期待陰莖再次變硬。 「換我了,曾曉可。」熊男笑笑,呼喊著小可的全名。熊男的陰莖很粗,所以他先用龜頭在小可的穴外面磨蹭遊移了一下,「曾曉可,妳是好多人的性幻想對象喔。」他淫笑,「包括我。可是沒想到妳竟然隨便就被人幹了。而且還都沒在括腋毛的,馬的,想到就興奮。」一說完興奮兩個字,他馬上咕溜一聲插入小可淫穴裡頭。小可的下體大力的顫動了一下,「嗚...嗚嗚...阿...阿阿啊!」小可悶哼。「喜歡嗎?喜歡的話就點點頭阿...。」熊男一手按摩小可的陰蒂一手壓住她的大腿,陰莖直直插入。 「嘴巴也別閒著好啦,幫我舔一舔。」第三人忍不住陰莖暴起腫脹的感覺,壓著小可的頭,逼她張開嘴巴,「慢慢舔,在龜頭,妳知道龜頭吧?在龜頭上慢慢舔。對了對了,就是這樣...。」邊說邊將陰莖擠進小可的小嘴巴,小可的眼框又擠出了一些眼淚,嫌惡的開始幫男人口交。 我盯著小可被丟在床邊的免洗內褲,珉珉哼哼哈哈的被強暴的死去活來的聲音傳入耳裡,我無助的躲在櫃子裡,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 「剃完啦,哈哈。」這時光頭開心的聲音飄來,話語裡滿是淫穢的興奮感。 我把視線移到kiki所在的第二張床,冷汗盜滿全身。 只見kiki仍被人從後面手腳扣住,腿張的開開的,方才一大片濃濃密密的陰毛已經消失,乾淨光滑的陰部呈現在光頭那副淫臉前。露出些微粉紅色內裡的陰唇緊緊密閤著,像是剛成型的爆魚。 我睜大眼睛,完全不知如何是好。眼見女友就要被人淩辱,卻...一點忙也幫不上。要衝去嗎?門就在一旁,去找老師或誰來都好。衝嗎...? 衝吧!我屏息,準備推開櫃子門。瞄了一眼對面正在上演的淫亂畫面,床頭電子鐘正顯示12點45分。 我把手放到櫃子門上。 「哈!這妹仔長的雖然還好,卻是個不摺不扣的處女,好可愛的淫穴,看了就好想好好幹一幹,變成真正的淫穴!」光頭說,中指指腹按在kiki小穴上來回轉圈。 「不...不要。求你。」這個時候,kiki哽咽著開口。我聽見,震了一下,雙眼瞪大往床的方向看去。 「不要,求求你。不要用這裡,不要...。」她哭了,用卑下哀求的眼神看著光頭,「求求你。」 一滴汗從我臉上滑落,我整個人僵在櫃子裡。我跟kiki交往一年多,從沒被她要求做過什麼事,她很獨立,鮮少要人幫忙或同情。此刻她卻苦苦哀求。不想在我面前被強姦。 光頭卻完全沒在聽,現在已經開始用兩手大拇指插入陰唇口,用力往兩旁掰,像是個科學家似的仔細探究裡面的情形。「好乾淨,真是好穴。」說完,伸舌舔了一口。 「別...別這樣。拜託。」kiki淚眼汪汪,我很少見到她眼淚的。 「少來,妳很愛吧?啊?」光頭冷笑,挺起上半身,把粗長的龜頭埋進什麼遮蔽物也沒有的小穴,「好可愛的小嫩穴,妳男朋友一定很後悔沒早一點幹妳,抱歉我先要走了阿。」 「不要...拜託。不要!阿阿,阿阿!」kiki才說一半,光頭就不留情的把整跟陰莖插進去,再大力拔出,如此來回。「阿阿阿阿阿阿,阿...」kiki泣不成聲,臉頰卻被另一人捏起接吻。我目不轉睛的盯著,身體顫抖。那人激情的將舌頭伸進伸出,一邊吸允kiki的小嘴,不時發出啵啵的嘴唇吸聲。 「喂?阿砲喔?幹,5樓的5111有好東西啦!快來,大家都帶來!」在我親眼目睹kiki的處女之身被破的時候,鳥窩頭忽然走到櫃子前,似乎在打手機。 我全身都是冷汗,腦筋一片空白。 那人蛇吻著kiki,越吻越忘情。然後,我絕望的看見kiki的舌頭竟也伸出嘴外,前後左右的和那傢夥攪和著。kiki邊熱吻,下身則激烈律動著,白白的胸部上下亂顫,下腹用力四的鼓起,雪白嬌嫩的小穴一端接著別人粗黑的陰莖,咕啾咕啾,淫邪的交媾聲不絕於耳。「恩、哼、恩、哼、恩、哼、恩、哼、恩、哼...」kiki軟軟的淫哼著,舌頭好像失去控製,在別人嘴裡進進出出,沾滿別人黏稠的唾液。 我呢?我剛才醞釀起的勇氣全部消耗殆盡。看著女朋友用不著10分鐘便被別人完全佔有,一股龐大的絕望感油然而生,把我睏在櫃子裡。 珉珉的頭側趴在鳥窩頭大腿上,使勁的吸著他的黑屌,兩手在鳥窩頭的睪丸上撫摸,堅挺鼻子兩旁的鼻翼因激烈呼吸而擴張,身體側著,左乳疊在右乳上、比例勻稱的雙乳微微抖動,被三人輪流使過的小穴有些泛紅,此刻卻仍舊因為被某人幹著而殷勤的發出啾啾聲,腳踝上的銀色腳鍊隨著交配節奏發出鐺鐺的聲響。 「開始喜歡了吧?嗯?」鳥窩頭輕輕撫摸珉珉的馬尾,「腳鍊誰給的啊?男朋友?妳知道嗎,那讓妳看起來更淫蕩。」 珉珉沒有回話,只是水汪的大眼盈滿淚水,不語的繼續口交。 小可跪在床上,熊男有力的雙手抓住她白白的屁股,一根大屌沒命的用力抽插,睪丸用力的打在小可穴上,趴搭趴搭趴搭趴搭。小混混跪在小可面前,滿足的緊抓小可的烏黑秀髮,被口交的心滿一足。小可雙眼茫然,豐唇在小混混陰莖上來來回回,發出像kiki剛才那般的熱吻聲。 我放棄了希望,一個人站在櫃子裡。 這個時候,有人敲門。長髮男走道門邊開了門,幾十個人湧入。全都是他們班的。 我哭了。 清晨4點多快5點,半闔的窗簾透出但紫色日光。 5111號房裡充滿濃濃的腥味。咕啾和噗哧的聲音還在持續。 「這是第幾個人上她了?第13個嗎?」 「想不到這房間那麼大,可以擠的下全班35個人喔。」 「看她的眼神,現在只會不停扭腰做愛啦!」 「既然如此,那我再在她菊花裡射一砲如何?」 「哇,看這小淫妞,屁眼裡不停流出精液耶,大概是整個腸子都裝滿精液了,幹,屁眼連闔都閤不起來。」 「喂,30幾個人內射在她們身體面,少說也射了70幾砲...」 「70幾砲!這樣就算安全期,也會懷孕吧。」 小可半伏在某個躺著的人身上,陰莖在小穴裡進出毫不費力,另外某個人做完最後衝刺之後停了一下,把屌從小可屁眼拔出,小可的擴約肌紅通通的,從裡面慢慢流出精液。 珉珉癱在地上,渾身白液,連頭髮都是。卻依然含著某人的陰莖、屁眼被另一人粗暴的幹著,小穴閉也閉不起來,裡面流出的精液慢慢滴到地上,地上也早已濕成一片。 白濁的精液沿著kiki妹妹頭整齊的髮稍滴到她也滿是精液的雙乳上,某個傢夥剛把屌從她嘴裡拔出,拉出一條銀白色的口水細絲,她抿了抿嘴,把精液吞下。她坐在某個人肚上,屁眼也流出泊泊精液,屁股被用奇異筆寫滿了「雪山隧道」、「公用廁所」之類的字詞,從下腹到恥丘上也寫著「快幹死我」、「無毛小穴」、「我愛妳」。無毛小穴還在不辭辛勞的被大屌抽插。 「喂,她們以後生的小孩要跟誰的姓啊?」某個人把剛射出的灼熱精液抹在kiki臉上。 結束了嗎...?我不知道。多希望自己不在人世。

本站由:畢旅被35人輪上 www.dyxxoo.com 提供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請勿進入,否則後果自負!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