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仙劍奇俠傳H 第十二章 狐狸精      
(不、不會吧…居然咬到那兒了…!)逍遙那劇痛的表情,簡直就好像是痛到快要叫出來的模樣,他心中正不敢置信的想道。 想不到撲上去擋這一下,卻好死不死,這條蛇不偏不倚的就這樣咬到了「那裡」…! 「李大哥,怎麼樣了!?」月如不知逍遙被咬到了重要的地方,只見他居然痛成這樣,連忙緊張的問道。 逍遙被月如這一問,登時滿臉尷尬,幸好由於痛到表情扭曲,月如才沒注意到。但是…這下怎麼辦? 「咬到哪兒了嗎?」月如又問道。 「呃…就…就…」逍遙支支吾吾的,不知怎麼跟她說明才好。 「聽大夫說過,這種毒要快點吸出來,不然可是要截肢的,等毒攻入五髒六腑,就沒救了啊。」月如見逍遙不說,便立刻說道。豈知,這一說,逍遙更是哭笑不得。 (截、截肢!?不要吧…斬了還得了,我還要多陪靈兒呢。但是…吸毒…我又吸不到…就算吸得到,那也很惡耶!那只有……)想著,逍遙不自覺的抬起頭想尋找一個人… 找了一下,逍遙一怔,啞然失笑:(阿…我是呆子啊,靈兒現在又不在我身邊,真是…)逍遙自嘲著,這種時候,逍遙當然是第一個想到靈兒了。如今靈兒不在,那豈不是… 「怎麼了,李大哥,要是吸不到,我…我可以幫你啊。」見逍遙似乎感到為難,月如便說道。 「這…!不行啦,男女授受不親,更何況…」逍遙連忙拒絕道,這是當然的,要是月如幫忙的話…這根本就不行啊! 「都什麼時候了你還在計較這個,是你性命重要還是禮節重要,或是你想截肢啊,到底是咬到哪了?我看看…」說著,月如伸手要扳開逍遙擋住的手,逍遙大驚,連忙一閃,這一動,只覺得那兒像是被砍了一刀一般,登時痛撤心肺,逍遙忍不住哼了出來。 「你看你,我都說我來了,到底是咬到哪裡了啦!」見逍遙扭扭捏捏的,就是不肯說,月如也有些著惱。 「但是…我…呃!!」突然之間,逍遙感覺到下體一陣麻癢,癢到讓人忍不住去抓的地步,逍遙登時驚慌不已,難道說毒發作了!? 「笨蛋!不能抓,是不是傷口感到癢了,那再過一刻鐘就沒救了啦,還不快說!!」月如見了,焦急的罵道,這可是性命關頭了。 「我…」逍遙也知道事情不妙了,但…要怎麼辦,又不能叫她幫忙吸啊,這不就變口交了嗎。 「快——說——!」月如這可真的火大了。 「就…就『那裡』啦!!」逍遙被逼不過,只有說了出來… 「那裡??」月如一愣,沒聽懂逍遙的意思,正要再詢問時,突然,她看見逍遙的手擋住的方位上,褲襠上頭的血跡… 「疑…!?你、你是說…那…那裡?」月如登時滿臉通紅,帶著懷疑的語氣問道。逍遙無奈,只有點點頭。 「怎麼會…」這次換月如露出不敢置信的模樣,這也太扯了吧,居然咬到…那裡!? (這…這怎麼辦,難道真要叫我去…去吸…)想到這兒,月如更是大羞,只覺得連耳根子都紅了,她終於明白,逍遙干麻這麼難啟齒了。 便在此時,逍遙發出了輕哼聲,只見他緊咬雙唇,極力的忍耐著,頭上不停的冒冷汗,因為這絕對不能去抓癢,一抓會導致毒性更快擴散,自尋死路。 (不能再猶豫了…) (反正…是李大哥……好!)一咬牙,月如下定決心了… 「喂,你…!?」趁逍遙還沒反應過來,月如迅速出指,在逍遙的幾個穴道上一點,林家一陽指的功夫何等厲害,再加上逍遙還沒准備,因此一點就中,逍遙登時趕到全身一麻,動彈不得了。 「李大哥,抱歉…」月如首先道歉道。 「難、難道你想…!?」逍遙驚慌的道,不會吧,她真的要…? 這問題馬上就有了回答,只見月如讓逍遙坐好後,便跪坐在逍遙面前,猶豫了一下,紅著臉,伸手去解開逍遙的褲襠。 「喂!等、等一下!」逍遙慌忙的想要逃開,無奈身體已被點穴,動彈不得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月如那有些顫抖的手,緩緩的替逍遙脫去褲子,然後掀起褻褲… 「…!?」只見逍遙的陰莖,完全無保留的顯露在月如眼前;半軟的陰莖,正毫無生氣的垂下,龜頭上方有兩個小小的洞,正不斷的淌著微黑的血液,那正是被蛇咬到的地方。 (這…這就是李大哥的…)月如紅著臉,只想立刻別過頭去,但又有些好奇的忍不住想多看幾眼。 逍遙可比月如臉還要紅,在別的女性面前露出陰莖,這可是在丟臉不過的事了,此刻的心情,逍遙實在恨不得挖個地洞鑽進去。 只見傷口的血液似乎有漸漸轉黑的跡像,月如知道得快點吸出毒液了,她伸出手,遲疑了一下,輕輕的觸碰了一下… 「呃!」觸碰到敏感的部位,逍遙忍不住叫了出來,月如嚇了一跳,伸出去的手連忙又收了回來。 「…弄痛你了?」月如緊張的問道。 「不是啦…因為…那裡太敏感的嘛,呃…!」突然間,逍遙露出了痛苦的神色,月如一驚,再不快吸出來的話…! (我在干什麼阿…月如,既然都已經決定要做了,就做到最後吧!)月如不斷的對自己說話,吞了一下口水,深呼吸了一口氣,鼓起勇氣… 「月…!」逍遙話還沒說完,卻見月如的臉貼上前,嬌紅的雙唇吻了上來! 炙熱的雙唇,輕輕的、顫抖的貼上來,逍遙感受到那溫柔的氣息,淡淡甜甜的味道,與靈兒的感受完全不同,從嘴唇上傳來些許的顫抖,顯示著月如的生疏與不安,這分明就是她的初吻阿!逍遙怔住了…難道,月如真的不惜獻身,也要救他? 兩唇相貼了幾秒,月如便立刻分開來… 「若扣除你那時候偷親我的話,這算是我初吻吧…」紅著臉頰,月如小聲的說道。 「月如妹子…」逍遙正要說下去,月如立刻伸出食指,按住逍遙的嘴唇。 「我可是第一次哦,要是…要是弄痛你,記得說一下…」月如說道。望著她的表情,逍遙知道,月如是不會停止的… (就算是性命關頭,她也不必這麼做的阿…難道,她真的這麼喜歡我…)逍遙不解的想道。 月如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伸手握住陰莖的根部,接著低下頭,將臉貼近它,張口含住傷口的部分,用力吸吮。 「哦…!」又痛又刺激的感觸,逍遙忍不住叫了出來。只見月如低著頭,正用那性感的小嘴去吸著陰莖,那種視覺的刺激,逍遙只覺得下半身一熱,血液迅速集中下體… 「疑…!?」月如只覺手中所握的物體急速增大,嚇了一跳,一看,陰莖已然麼血,高高的勃起著。 「李大哥!都…都這種時候了你還…!」月如又羞又怒的道。 「不、不是阿,那又不是我能控制的,因為你這樣用,我…我當然有反應啦!」 逍遙慌忙的辯解道。月如一聽,登時滿臉通紅,逍遙這句話的涵義似乎在說:因為是你,所以我才會興奮。 「色狼…」月如小聲的罵道,又繼續低下頭,將傷口的毒液吸出。 一面吸出毒液、一面吐去,月如不斷的重復這些動作,只見血液漸漸轉為鮮紅,毒性已經淡化。 然而,這對逍遙而言,可是一種難以形容的刺激;每當月如含住龜頭,用力的將血吸出時,那種壓迫簡直就是無法形容的快感,弄得逍遙欲火焚身,陰莖又忍不住漲大了。 (又、又變大了…)月如訝異的看著眼前「物體」的變化,她不是靈兒,她也是知道一些些該知道的常識的,她現在在做的事,正是口交,逍遙會感到興奮,也是理所當然的。 (好大…這就是李大哥的…)月如紅著臉,邊看邊想道。適才只是因為逍遙性命關頭,月如也沒想那麼多,衝動之下就做了。如今,月如漸漸意識到,她正在替逍遙口交,這種色色的念頭急速擴散,月如感覺到臉頰發燙,似乎連身上也漸漸燙了起來。 (這麼大的東西,如果插進我的……阿…我在想什麼阿!)月如腦中開始混亂,她不斷的想像,眼前的陰莖正是要進入她體內的東西,一想到這兒,月如的下半身也開始發熱,似乎有些濕了… 逍遙何嘗不是這樣,陰莖傳來的刺激,令他越來越興奮,他腦中不禁冒出一個想法,就是希望她能繼續吸下去。 (唔…不行!這樣對不起靈兒…但是…)逍遙的理性正在面臨垂死掙扎。 便在此時,月如的舌頭不小心的往龜頭舔了一下,登時觸動了逍遙的神經感觸,逍遙忍不住呻吟了出來。月如看的有趣,居然將就下去,用舌頭輕輕的舔了起來。 「等、等一下,月如…唔!」逍遙連忙想制止,無奈身體仍是動彈不得,眼睜睜的看著月如慢慢的舔舐著他的陰莖,這根本就已經不是在去毒了,而是在口交。 原來,月如已經全身欲火焚身,腦筋有些混亂,她似乎已經忘記,自己正在替逍遙吸出毒液,只見她伸出粉紅的嬌舌,慢慢地在龜頭上滑動舔舐,將傷口上微微滲出的血液舔去,幸而傷口的毒液早已清除的差不多,而且入口並無危險,逍遙也總算免除了「截肢」的危險… 此刻,一男一女已經陷入了欲火當中,渾然不覺四周的情況,要是這時有敵人來攻,當真是危險至極。 動彈不得的逍遙,正感受到陰莖正被一個濕軟的物體舔舐著,當看見正是月如那美艷的嬌舌在舔動時,更是視覺上的一大刺激,只看的逍遙興奮難耐,要不是身體不能動,早就撲上去,揉捏她的乳房了。 一面舔著,月如不自覺的將一只手緩緩的探入下體,隔著衣物輕輕的觸碰那神秘的花園,只碰一下,便感到如觸電般的感受,月如不禁全身顫抖了起來,手指更是進一步的往內壓去,加深刺激感。 (哇…!)腦筋一片混亂的月如,她根本不知道她現在的行為,是現在正在逍遙的面前自慰阿,逍遙瞪大了眼睛看著,雖然隔著衣物,但光是想像那個動作,已經足夠讓逍遙興奮不已了。 「唔唔…咕…嗯!」發出了輕微的嬌喘,月如覺得下體越來越熱,手指的動作也跟著激烈了起來,她忘情的舔著,在龜頭的四周圍來回舔舐,愈舔愈是興奮。 「唔…阿…」逍遙感覺到下半身漸趨火熱,隨著月如的動作,已經讓逍遙攀至顛峰,他不自覺的發出了呻吟聲。月如以為逍遙感到舒服而發出聲,更是賣力的舔舐。 「等、等一下…我要…阿!」逍遙來不及警告,只覺下半身一陣痙攣,精液登時噴出,隨著陰莖的跳動,精液如水槍一般狂噴,月如嚇了一跳,不及閃避,只噴的嘴中、臉上都是。 約過幾秒,射精動作才停止,淋了一臉的精液,月如恍恍惚惚的將口中的精液咽下。 「這就是…李大哥的…」月如喃喃的道,她沾起臉上的精液,用手指一面玩弄著,一面好奇的看著,甚至還伸出舌頭,輕輕的舔了起來。 看著月如那有些淫亂的舉動,逍遙剛剛被澆熄的欲火又再度燃起,他撲上前,將月如壓倒在地;原來不知何時,穴道已經解開。 「疑…?唔…」月如還來不及反應,逍遙已是一把吻上,並且還將舌頭伸入月如的口中,渴求她的唾液。 當意識過來時,月如感受到逍遙的舌頭正伸入她的口中,舔舐著口腔的每一處,月如臉一紅,伸手摟住逍遙的頸子回吻著。 處於主動的逍遙,舌頭溫柔的纏住她的軟舌,吸吮著她的唾液,一飲而盡,兩人已是吻到忘我。 一會兒,逍遙才分開雙唇,並逐漸往下親吻,舔著她的粉頸,一面還伸手想要解開她的衣物。 「逍遙哥…」月如喃喃的叫著逍遙的名字,已經是精神恍惚,任由逍遙動作。 「!?」猛然間,月如這一叫,令逍遙的腦中突然冒出靈兒的面孔來,如雷劈般的震驚,逍遙驚醒了! (我在干麻!?該死!)逍遙發現自己那不良的舉動,連忙分開,背對著月如,逕自整理起衣物來。 「…李大哥?」月如感覺到快感陡然消失,不明所以的望著逍遙。 「對不起…我太得寸進尺了…」逍遙立刻道歉道。 「……」逍遙這一道歉,月如先是愣了一下,但也跟著清醒了,雖不知道什麼原因,但月如直覺到,逍遙一定是想起什麼而不再繼續下去…登時,氣氛變得十分尷尬,兩人默默不語,逕自整理自己的衣物。 逍遙的心中正直呼好險,適才若不是月如突然叫出「逍遙哥」這句詞,讓他聯想到靈兒而驚醒,只怕他就要做出對不起靈兒的事了。 沉默了許久,兩人在不發一語下,又繼續往前走。 「……」在陰暗的洞穴中走著,那種沉重的氣氛,讓逍遙頭一次感受到,原來這洞穴竟是這麼的陰森。 (不行…這樣下去還得了,我得緩和一下氣氛…)逍遙心想這樣下去可不行,於是想了想,准備先行開口… 「李大哥…」結果反倒是月如搶先開口了,只聽得她說道:「…你不是有說出自己的夢想嗎,那你想不想知道我的夢想?」 「啊…嗯、嗯…」逍遙點點頭。 月如想了一下,仰起頭,望著洞穴的上方,輕輕的說道:「我…其實我的夢想也沒什麼,我只是希望,將來能和心愛的人在一起,跟他…能跟他結婚,然後 隨著他游遍天下山珍海味,吃到老,玩到老,我就心滿意足棉。」說到這兒,月如的臉登時抹上一層紅韻,那個模樣,就像少女情竇初開的嬌羞樣子,逍遙怔了怔, 想不到如此強悍的月如,竟也有屬於少女的嬌羞的一面,而且夢想竟是如此的單純,一想到這兒,逍遙忍不住的輕笑了出來。 「你…!」自己好不容易鼓起勇氣說了出來,逍遙卻笑了出來,月如登時又羞又怒,揮拳就要打去。 「哇!」逍遙連忙抱頭閃避,卻見月如的拳頭停在半空中,硬生生的停了下來,只見她滿臉通紅,哼的一聲,轉頭不語。 (不、不行!我答應過不再這麼刁蠻的!)原來,月如想起了自己曾說過的話,才半途硬是停了下來。 「你…怎麼不打了?」逍遙覺得很奇怪,開口問道。 「哼!」月如重重的哼了一聲,不理會逍遙的問話。 「好啦…月如妹子,就別生氣了咩。」逍遙柔聲求情道,只見月如仍是哼的一聲,不予理會。 「不然,你打我出氣嘛…」逍遙無奈,只有說道,卻見月如又搖搖頭。 「…我答應的事,我絕對做到。」月如開口說道。 逍遙聽了,先是怔了怔,這才想起,月如說過的話… (真的假的…母老虎想當小貓咪了?嘿!我才不信…)想著,逍遙登時興起惡作劇的念頭,悄悄地溜到月如後頭,往月如的馬尾就是一拉。 「痛…!你干麻啊!?」月如吃痛,又驚又怒的回頭望著逍遙,卻見他一副什麼事也沒發生過的模樣,裝出一臉無辜的樣子。 「喂,還給我裝傻!」月如火大,拳頭才剛一握緊,登時就明白了逍遙的意圖。 「你…你…!」月如知道他是故意惹她生氣,但苦於自己答應過的事,這下還真的是要打沒處打,氣的直跺腳。 「噗哈哈哈哈——。」逍遙見到月如那副模樣,忍不住大笑了出來。 「…哼!!」月如重重的哼一聲,轉頭逕自走去,不理會逍遙。 逍遙吐了吐舌頭,他曉得自己玩過頭了…看著月如那個忍著不發作的模樣,逍遙笑了笑,追上去後說道:「好啦,月如妹子,你也真是傻,我那時候說的意思,並不是叫你被人家欺負還忍著不發作啊。」 「不然呢?」月如停下腳步,回頭問道。 「只是叫你不要惡毒的欺負下人,還有心腸不可以太壞等等…我可沒說要你改變你自己的個性,去學習當一個溫柔的姑娘啊。」逍遙說道。 「真的…?」月如懷疑的問道。 「是真的,你還是照著自己的個性就好,這就是你的特色啊。」逍遙微笑道。 「哦…」月如點點頭。 咚! 冷不防,月如閃電般的動作,迅速的再逍遙腦袋給予狠狠的一拳。 「啊!」逍遙痛的叫了出來,不明所以的望著月如。 「這是你說的,照著我的個性走,那麼…」月如一臉奸笑的看著逍遙,逍遙直覺到不對勁,拔腿就跑。 「站住!敢拉本姑娘的頭發,你活的不耐煩了!納命來!」月如抽出鞭子,追在逍遙的後頭叫道。 「哇…!殺人啊!」逍遙大叫道,一面使出輕功在洞穴裡快速逃跑,兩人在蛇洞裡上演出一場追殺戰。 原本那種尷尬沉重的氣息,已經在兩人的打鬧中,消失的無隱無蹤…… 「嗚…好痛…」走在後頭,逍遙不斷的撫摸著自己的左手臂,只見上面留著一條長長的鞭痕,紅腫的程度顯示打的還不輕。 「哼!活該,誰叫你敢拉我頭發。」月如走在前面,不理會的說著。 (唉…自作自受…)逍遙苦笑著,他開始有點後悔,干麻要跟月如說那些。 隱龍窟還真的像迷宮一般,叉路是每幾十公尺就一個,且路面相當濕滑,似乎因潮氣的關系,但奇怪的是,這兒的空氣卻又相當良好,想必是一定有不少的通氣孔,這樣看來,這兒鐵定不是天然的,應該是人造的… 咻—— 火把又熄滅了,周圍登時暗去,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逍遙探手摸了摸包袱。 「月如妹子,火把用光了…」逍遙開口道。 「嗯?我有,等等哦…」說著,月如翻翻包袱,找到新的火把。 「拿去吧。」月如說道。逍遙伸手四處摸一摸,突然,火把沒摸著,倒是摸到了一個柔軟的物體… 「呀!」月如驚叫一聲,丟開火把往旁一躍,逍遙一怔,這才曉得剛剛是摸到了…胸部。 「對、對不起…」逍遙紅著臉,連忙道歉道。 登時,兩人又是沉默不語…… 咻—— 火把點燃,四周又亮了起來,只見兩人的臉都是一片通紅,各自別過頭去,不敢正視對方。 「李大哥…」月如突然開口道。 「那時候…你為什麼要停止?」這一問,逍遙登時一愣,不知該怎麼說好。 「月如妹子,我…」 「突然想到趙姑娘?」月如猜測道,逍遙老實的點點頭。 「我不能背叛她…」逍遙說道。 「是嗎,難道說,你從沒做過背叛她的事?」月如反問道。 逍遙被這一問,登時啞口無言…筱筠、香蘭、秀蘭、水芙蓉等等…就算都有什麼理由存在,他還是背叛了靈兒了。想到這兒,逍遙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逍遙為什麼始終忍著不亂來,因為他的腦中,一直沒忘水芙蓉和筱筠的告誡,要是真的與月如發生了什麼關系,憑她的個性,逍遙知道這下就很難解決了,到時候若是連靈兒也一並失去,那就真的完蛋了…這就是逍遙所顧慮的地方。 就在逍遙還在沉思當中,攪局的出現了…! 「小心!?」逍遙當先驚覺,出聲警告,月如一驚,連忙躍到逍遙身旁,兩 人抽出武器,面對著殺氣傳來的方向。 嘶—— 地板傳來重物拖地的聲音,一只龐然大物出現了… 一只巨大的九頭蛇!簡直就有一台馬車這般大,赤紅的鱗片,布滿全身,紅的詭異,九個頭均露出嚇人的毒牙,口水不斷的滴下,但最可怕的,是那些口水落地後,居然將地面給腐蝕了!? 「…它口水可毒了,小心哦!」逍遙提醒道。 「你才小心,可別被它咬到『那裡』哦,到時候我可不幫你了。」月如連戰 前也不望調侃一下逍遙。 「喂…」又提起那事,逍遙臉一紅,瞪了一下月如。 唰! 笨重的身體出乎意料的快速,逍遙和月如即時一閃,躲過了九頭蛇的攻擊。 「疾!」逍遙一喝,長劍由劍鞘飛出,萬劍訣出招! 鏗鏗鏗—— 「!?」堅硬的撞擊聲,逍遙一驚,想不到它的鱗片這般厚,萬劍訣傷不到它。 「太硬了!李大哥,天師符法!」月如叫道。逍遙立時抽出天師符,注入力道往九頭蛇一擲。 轟! 轟然巨響,天師符炸開了,一陣煙冒出,逍遙落地站穩,喘口氣。 「小心!」月如大叫道,鞭子一卷,將逍遙身子卷住往旁邊一丟,逍遙登時摔的眼冒金星。而在同時,只見九頭蛇衝了出來,往逍遙剛剛的位置就是一擊。 「月如妹子!你就不會把我抱開哦,居然用丟的!?」逍遙叫道。 「要我抱你?想得美!」月如說道,逍遙一聽,當真是又氣又無奈。 「天師符無效…!」逍遙感到不可思議,那九頭蛇居然一點傷也沒有。 便在此時,九頭蛇突然後退幾步,深吸了「九」口氣,逍遙直覺到不對勁,正想躲開時,卻見到月如奔上去要給它一擊,逍遙大驚,連忙撲上去,摟住月如的腰往旁邊一閃。 便在這電光石火之際,九頭蛇噴出了巨大的火柱,打在剛才的位置上,登時成火海一片。 「哇…」月如見到這等氣勢,嚇了一跳,要不是逍遙抱開她,她早就變「烤美人」了。 「看,該感激我了吧,下次記得要用抱的。」逍遙說道。 「哼!讓你吃到豆腐,是你該感激我才對,亂說什麼。」月如不甘示弱的辯解道。 「你…!」逍遙有些生氣的看著月如,卻見她一副不理的模樣,掙脫逍遙的手走開來。 「好啦,下次不用鞭子,用『踹』的好了。」月如嘻嘻笑道。 「唉——」逍遙無話可說了。 一面閃躲,逍遙一面尋找它的弱點,但是只見它全身都是鱗片,還真的事無處可下手,天師符也沒用,它似乎是火系的,所以不怕火焰。 (靠!要是靈兒在,早就把你電成木炭!)逍遙心中暗罵道。 一面戰鬥,月如微一沉吟,突然,她向後躍幾步,將鞭子收了起來,將背上那把劍抽了出來。 「月如妹子?」逍遙見她抽出那把劍,微微一怔,「雷魂」出鞘了。 「李大哥,交給我吧。」月如一副信心滿滿的說道,逍遙也不疑她,往旁躲開。 只見月如左手比出劍訣,擺出架勢,逍遙一見,登時疑惑滿面,那個…並不是氣劍指的架勢啊…? 「一陽指!」月如一喝,林家「一陽指」出招,一道強過氣劍指數倍的威力直斬而過,九頭蛇大驚,連忙一閃。 豈料,月如早就料到它會往那邊逃,閃電般的輕功直奔過去,「雷魂」一劍砍去!唰的一聲,九頭蛇被砍下了三個頭,根本就沒有金屬撞擊的聲音,簡直像在斬木頭一樣,堅硬的鱗片在「雷魂」的劍下竟是如此不堪一擊…! 便在此時,月如立時向後躍開,逍遙緊接著天師符法一擲,往斬斷的傷口丟去,轟的一聲,九頭蛇炸碎了。 「去…花了兩張天師符,真是…」逍遙不爽的說道。 「它還真硬,我從來還沒遇過『雷魂』砍下去會有阻力的。」月如說道。 「那把劍真棒…借我…」逍遙羨慕的說道。「你?去作夢吧!」月如哼的一聲,拒絕道。 「小氣…」逍遙小聲的啐道。 突然,逍遙注意到,九頭蛇的屍體發出了淡淡的光芒,逍遙一疑,走上前去。 「呃…這是…?」只見一塊紅色的似肉塊之物,正發出了淡淡的紅色光芒。 「哇…好惡心,那是什麼啊?」月如捂著鼻子,皺眉頭道。 「…啊!我聽說蛇只要成精,它的蛇膽就會發出光芒,那也就是它的丹元所在…這很補耶,可以增加功力哦。」逍遙驚喜的說道。 「好惡,我死也不吃,要你自己吃…」月如皺眉道。 「哇勒…!好怪的味道!」剛吞下去,一股難以形容的怪味,從口中擴散開來,又苦又辣,又有點酸,總之,很惡就是了。 「唔…!」肚子開始如著火般的痛苦,逍遙連忙坐下,開始運功。 「李大哥…」月如擔心的望著逍遙,一面護著他。 逍遙感覺到體內的火熱似乎隨著他的運功開始擴散,游走穴道筋脈,然後又漸漸地消失了,逍遙知道,他運功成功了,運一運氣,果然有所增進。 「好了,果真是功力大增呢。」逍遙說道。 「去…那種惡心又來歷不明的東西,打死我也不吃,小心哪天吃死你。」月如說道。 「哈哈,本大俠福大命大,死不了的。」逍遙笑道。 「死不了?那我試試看。」說著,月如比出氣劍指的架勢,逍遙嚇了一跳,趕緊抱頭鼠竄。 「哇!遇到母老虎一只,命再多也會掛的!」逍遙邊跑還不忘說道。 「你說什麼!?不要給我跑!」月如怒道,拔出鞭子又追了起來,逍遙邊笑邊逃命… 「…!」追打了一段距離,兩人同時一驚而停下了腳步,因為眼前,正站著一只蛇妖…!那是一只男蛇妖,上半身那強健的體魄,壯碩的肌肉,手上還一把鐮刀,光看就知道有多強;下半身則是灰鱗的蛇身,那足足有三百公分的身高,十足的壓迫力… 「人類!擅闖我的家園,活的不耐煩了嗎?」低沉的聲音,蛇妖開口道。 「蛇妖…!」此時,逍遙的臉完全變了,找了這麼久,他總算找到蛇妖了,心中的焦慮和憤怒,緩緩的接近爆發。 「…喂!把靈兒還來,不然我宰了你!」逍遙冷冷的說道。 「哼!區區人類竟然敢用這口氣跟我說話!找死嗎?」蛇妖不屑的說道。 「…快點交出來!!」逍遙一聲暴喝,把月如跟蛇妖都嚇了一跳。 「李大哥…」月如這才注意到,逍遙的眼睛,已經處於失控的狀態了。 「李大哥,你冷靜一點阿,先問清楚再說阿,況且它並不是襲擊靈兒的蛇妖。」 月如說道。 逍遙一看,果真如此,這只蛇妖的體型比那時預見的還要龐大,而且胸前也沒有被逍遙砍中的傷痕,並不是那時候的蛇妖。 「管他的!那一定是你的蛇妖同伴抓走靈兒的,快給我交出來!」逍遙生氣的大吼道。 「胡說什麼!這兒就我一個蛇妖,哪來的同伴?」蛇妖冷眼望著逍遙那熊熊殺氣的眼神。 「…找死!」說著,逍遙當先抽出了劍,立時擺出架勢,蛇妖微微一驚,不敢托大,手握緊了鐮刀預備。 便在此時…… 「…月如妹子?」逍遙一怔,因為月如也抽出「雷魂」,用劍擋在逍遙面前。 「沒時間浪費在這兒了,它就交給我吧,你繼續往前找趙姑娘。」月如說道,逍遙一聽更是一愣,她想單挑蛇妖!? 「但是…你…」 「別瞧不起我!怎麼說我也是林家唯一的繼承人,基於林家的仇恨,我想一個人對付它,你快去找她吧。」月如一副信心滿滿的說道。 「…好吧。」逍遙知道,月如這種牛脾氣一旦決定了就很難更改了,反正月如的實力他是肯定的,加上又相當的擔心靈兒,逍遙也就答應了。 「去吧,對了,這借你…」說著,月如將「雷魂」交給了逍遙。 「你…!」逍遙不敢相信,這把相當重要的劍,居然就這樣交給了他,可見她相當的在意逍遙。 「等一下記得親自交還給我哦!」月如說道,這句話同時也是給互相一個要打贏的承諾。 「可、可是…!」逍遙仍是放心不下。 「快去阿!」月如大喝一聲,逍遙怔了一下,微一遲疑,便往蛇妖後頭的路跑去。 「想逃!」蛇妖舉起鐮刀往逍遙就是一砍,逍遙一驚,正想閃避之時,月如的鞭子即時趕到,卷住了它的鐮刀。 「死爬蟲類!你的對手是我!」月如大叫道,逍遙便趁著這空檔之際趕緊離開,臨走前還不忘回頭看了一下月如。 這舉動讓月如感到欣慰。總算,逍遙還是有擔心她的… 「小妮子,你想單獨跟我打?」蛇妖一臉瞧不起的模樣望著月如。 「哼!對付你這種對手,還用不著李大哥出場呢!我只好勉為其難的收拾爛攤子啦。」月如不甘示弱的嘲諷道。 「你活的不耐煩了!」蛇妖被激怒了… 「來吧!」月如鞭子快速的往地上用力一抽,啪的一聲巨響,擺好了架勢。 戰鬥一觸即發…… ……… 場景轉到了另一頭,隱龍窟的入口… 「這兒…」一名女子站在隱龍窟的入口,喃喃的道。望著那黑漆漆的洞口,女子吞了吞口水,深吸了一口氣,嘗試著鼓起勇氣。 「趕的及嗎…?」自言自語著,女子快步衝進了洞穴中,直往洞穴深處趕去。 她……是敵?是友? 獨自跑在陰暗的直線小道,逍遙心頭也是七上八下的。擔心月如,也擔心靈兒,這種不安感,令逍遙的腳步加快,至少他現在能做的,就是快點救出靈兒在和月如會合,不然就辜負月如的心意了。 穿過一個圓形的大門,眼前的景像,令逍遙一驚… 簡直就像個地底秘密基地一樣,一條直通往大廳的走廊,地面是以平滑的大石磚鋪成,兩旁的牆壁都有火把照明,光線麼足,通往大廳之前還有分出幾條路,似是通往一些不知名的房間。 (果然,這根本就不是天然的洞穴,應該是人工出來的,瞧情形也不像是妖怪的傑作,這恐怕是某個有錢的人耗鉅資動工的,然後被蛇妖占領了…)緩緩的走著,逍遙推理著想道。 逍遙一面小心是否有埋伏,一面走著,當走到叉路時,突然,逍遙聽見了怪聲音… 「…?」似有人在低聲喃喃的聲音,逍遙運起輕功,小心的走去。 前方像是一間房間,逍遙悄悄地接近… 「啊…啊啊…」女生的呻吟聲,清清楚楚的傳來,逍遙一呆,停下了腳步。 「喔…再來,進去一點…唔嗯嗯!」放蕩的嬌喘聲,逍遙不禁臉一紅。 (怎麼搞的…這兒怎麼會有…?難道……!)突然,逍遙的腦中浮現了靈兒被欺負的畫面。 (開、開什麼玩笑!誰敢欺負靈兒我一定宰了它!)逍遙咬牙想道。 聽這聲音,逍遙知道這聲音的主人並不是靈兒,但基於好奇心,逍遙還是決定偷看一下。那是一名年約二十多歲的女子,有些瘦瘦的體型,略黑的肌膚,長相不算差, 乳房大小約是手掌能掌握的程度;她正躺在一張木床上,張開著雙腿,右手撫摸著陰唇自慰著,那濃密的恥毛因沾上了水氣而濕亮,右手更是沾滿了淫水而看起來濕濕黏黏的,由此可見她興奮的程度。 「哦…好舒服…再用力一點!」女子一面說著,一面將中指插入陰道內翻攪了起來,從逍遙的方向看來,一目了然。 「好…好棒…唔嗯嗯…繼續…啊啊!」發出了淫蕩的喘息,女子的手指動作愈來愈快,轉趨激烈,左手更是沒空閑,用力的揉捏著乳房,捏著因興奮而麼血的乳頭。 「去了!快要去了…!再用力一點!啊啊……!」瀕臨高潮,女子失神的叫著,全然失去了女性的矜持,她拼命的扭動身軀,迎接著即將來臨的高潮。 (哇塞…)逍遙在門口看的是欲火焚身,下半身更是腫脹的疼痛,他恨不得現在就撲上去狠狠的干她。 不過,逍遙也感到很奇怪,這種情形,他竟然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好像…以前也做過相同的事… 「不行…不夠激烈!再用力一點啊…啊啊…」女子欲求不滿的叫著,將食指也插了進去,劇烈的翻攪。 看來,女子自慰的行為無法滿足她的欲求,她拼命的揉捏著乳房,使勁的玩弄陰道,但只是弄個欲火更盛,無法澆熄。 「啊啊…誰都好…猛力的干我吧…快一點…!」女子雙腿張的更開,在逍遙的眼前盡情的用手指抽插著,只看的逍遙口乾舌燥,幾欲撲上。 「啊!?」突然,逍遙的身後傳來一聲驚叫,逍遙嚇了一大跳,轉頭一看,只見又一名女子站在逍遙的身後,她手上正拿著一盤茶水,大概是要送來給那女子的。 (完了…!)逍遙才叫不妙,果見房裡的女性大聲尖叫,棉被裹著迅速的從逍遙的身旁逃跑了,幾秒的時間,兩人逃的不見人影。 「被看到的…」逍遙吐了吐舌頭說道,光看逍遙下半身那凸出的褲襠,看就有多像一個變態在偷窺。 才剛走回大廳前的走廊,便傳來了聲聲驚叫,只見幾名女性從其他叉路衝出來,往大廳的方向跑去。奇怪的是,她們都是衣衫不整,有的甚至還裹著棉被…? 「搞什麼啊…?」逍遙感到很疑惑,難不成…全部都在自慰?不可能吧… 走到了大廳,眼前的景像,讓逍遙張大了嘴巴… 原來,大約有十名左右的女子聚集在大廳,而且她們幾乎都是衣衫不整,穿著肚兜褻褲、包著被子布巾的,一個比一個還要誘人,也難怪逍遙會呆住了。 「不、不要過來!」女子們縮成一團,恐懼的看著逍遙。 「呃…姑娘,我不是壞人,我是來救人的,順便來斬殺蛇妖。」逍遙趕緊解釋道。 「…真的?」女子們聽了,半信半疑的說道。 「是真的,跟我同行的,還有林家堡的千金,大家應該知道吧。」逍遙說道。 「林大小姐也有來!?」女子們聽了,紛紛露出了驚喜的表情。 (…差真多,那野蠻丫頭又不是說多強…)逍遙有些不滿的想道,一聽到月如有來,這些女生登時像是看到救星一樣,也難怪,月如的武功在蘇州是有名的。 「沒錯,她現在正在對付一只大蛇妖,我前來救人。」逍遙答道。 「太好了!我們有救了!」女子們說著,紛紛喜極而泣,抱在一塊。 「少俠!求求你,救我們離開這地方。」幾名女子鼓起勇氣,跑到逍遙面前跪下懇求道。 「啊…快點起來,這是應該的,別跟我道謝了。」逍遙趕緊扶起她們,女子們正要站起,但方向這麼剛好,她們看見了逍遙褲子搭起的帳棚…女子們大羞,紛紛轉過身子用雙手擋住胸口,通紅了臉。 「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因為…呃…」逍遙也是尷尬不已,眼前這麼多衣衫不整的美女,若不興奮豈還叫男人。 「蛇妖可還有余黨?」趕緊轉移大家注意力,逍遙問道。 「有…裡頭的主臥室還有一位它的妻子。」一位叫巧兒的說道。 「妻子?就只有她了嗎?」逍遙疑問道,這麼說,蛇妖只有兩只? 「嗯…就它們夫妻倆,少俠拜托你…請你一定要救救我們。」另一位叫佩姍的說道。 「嗯…對了,你們可知道,這兒是否有一位叫靈兒的姑娘?她年紀十六歲,留著一頭長發……」逍遙將靈兒的外貌大略說了一下。 「沒有…沒看過這人…」女子們的反應都一樣:沒看過。 「謝謝…」逍遙聽了,喜憂參半,喜的是靈兒似乎沒被抓來這兒;憂的是這樣她的生死又成了未知數了。 「可是…它們也常常會將一些美麗的女子關在自己的房間中…」巧兒說道。 「它們在哪裡!」逍遙連忙問道,只要有一絲可能,他都不願放過。 順著她們的指示,逍遙往主臥室的方向走去。 「嗯?」前方似乎有一位女子站在那兒,當她注意到逍遙時,登時露出了恐懼的表情,准備逃跑。 「等一下!姑娘,我是來救你們的…」逍遙將大概說了一下。 「真的?太好了…」女子露出了感激的笑容。 「那…可否煩請你帶路棉?」逍遙微笑道。 「當然!」女子說著,便領著逍遙往內部走去。 「姑娘怎麼稱呼?」逍遙試著與她聊聊。 「林玉婷,叫我婷婷就好。」玉婷說道。 「哦…」逍遙點點頭,一面打量著她;大概十七八歲的年紀,略白的臉蛋及手掌的平滑顯示著家境應該不錯,身材矮矮小小的,胸部也不大,看起來是屬於嬌小型的那一種女孩。 「你…怎麼會被抓來這兒呢?」逍遙問道。 「…我家在附近的白河鎮,幾天前在外頭跟朋友玩耍,那蛇妖突然的衝出來,把我們給抓來這兒了…」玉婷說道。 「它們沒對你怎麼樣嗎?」逍遙問道。 「因為我身子嬌小,所以那只蛇妖好像沒興趣…所以就叫我做一些雜事之類的,但其他人就…」玉婷愈說愈小聲。 「就怎麼樣?」逍遙追問道。 「…它們在其他女生的身上下藥,然後就可以……」後面不用說,逍遙也懂了,原來她們是被下了淫藥,難怪… 「還好我長的不好看,所以沒事…」玉婷嘆口氣說道。 「胡說!你怎麼會不好看呢,是那蛇妖沒眼光。」逍遙反駁道。 「真的?」 「嗯,至少就我而言,你是個可愛又漂亮的女孩哦。」逍遙微笑道。玉婷聽了,臉一紅,不敢直視逍遙,內心感到相當欣喜。 左拐右彎,逍遙來到了一條走道上,走道的兩旁是水池,可怕的是,水池上浮滿的屍體…!? 「……」那是一堆女性的屍體,她們全身赤裸,漂浮在水面上,逍遙看了,不禁心頭火起…這些女子的面貌,雖然已經被水泡成了浮腫,但至少看的出,她們生前都是很美的姑娘的。這些蛇妖竟是如此殘忍,逍遙已經動了殺意… 「婷婷,你在這兒等吧,我進去就成了。」逍遙說道。玉婷點點頭,還不忘要逍遙小心一些。 在確定這些女子裡頭沒有靈兒後,逍遙總算又松了一口氣,他繼續往主臥室走去。 很快的,主臥室到了…… 那是一間相當寬廣的房間,裡頭擺設的相當華麗,一張精美的四人床,上頭正躺著一名女性。 「老公,怎麼這麼久才搞定啊…疑!?」女子看見了逍遙,露出了訝異的神色。只見她穿著紅色的肚兜及褻褲,那豐滿的身軀展露無疑,不過,逍遙可沒那興趣去欣賞。 「…你就是那蛇妖的同黨?」逍遙問道。奇怪的是,這女子的下半身卻是白皙的雙腿,她不是蛇妖…? 「你是誰!?」女子用著驚疑的眼神問道。 「你管我是誰!把靈兒交出來!」逍遙大喝道。 「靈兒?我怎麼知道誰叫靈兒,什麼時候的事?」女子疑惑的問道。 「就是你們今天抓走的那一個!」逍遙生氣的說道。 「胡說什麼,我們今天又沒有外出抓人…老公!快把這人給我攆出去!」女子火大了,她開口大喊道。 「別喊了,它已經被我干掉了。」逍遙冷眼說道。 「什、什麼!?你、你胡說!」女子一聽,登時瞪大了雙眼,不相信的叫道。 「我干麻胡說,不然你以為我怎麼進到這兒的,當然是把那只煩人的爬蟲類干掉啦。」逍遙說道。這當然是想激怒那女子的,不過他心中也一直認定,月如一定會解決它趕來的。 「你、你…!我殺了你!!」女子還真的氣瘋了,她手一撐,從床上一躍而起,往逍遙撲了過來。 一場戰鬥突然的開打,逍遙早有預備,「雷魂」一揮,往女子用力斬去,女子身子輕輕一晃,眨眼之際居然已到了逍遙的左邊,逍遙大驚,連忙回劍砍去,女子依然很輕松的閃開。 僅僅這兩劍,逍遙已經知道對手的輕功驚人,他不敢大意,將功力衝到最高點;由於事先都有喝酒預備,逍遙毫不費力地運至極限。 「看招!」大喝一聲,逍遙絕招一出,御劍術出招!數把劍四面八方刺向女子,女子微一驚,身子又是一晃,閃躲開這一擊,卻見逍遙早已料到,萬劍訣緊接著出招,為數更多的氣劍激射而來;這次可不是像對付苗人頭領那次的「虛」氣劍,而是真正具有殺傷力的「實」氣劍! 女子臉一沉,手突然一揮,一道強力的氣勁發出,萬劍訣全數失了准頭,從女子身旁掠過。 (好強的內力…!?)逍遙一驚,想不到這女子外表嬌艷柔弱的模樣,內力竟然如此之大。 「殺了你…!」女子那噴火般的眼神,狠狠的瞪著逍遙。 突然,女子的身子起了變化!只見她雙耳變成了毛茸茸的長耳朵,指甲暴長兩公分,臀部那兒更是長出了一條狐狸尾巴!? 「狐狸精!?」逍遙驚訝的叫道,想不到蛇妖的老婆,居然是只狐狸精。 就在逍遙驚訝之際,女子再度攻上,暴長的指甲直接刺向逍遙的咽喉,逍遙回劍格檔,卻見女子突然收手,但在收手時卻擺出了一個手勢…… (那招…!?)逍遙一看,腦中直覺的想到一事,二話不說輕功一點,快速躲開!果然不出所料,只聽得轟的一聲,一道雷打在逍遙剛才的位置。 「嗯!?」女子對於逍遙及時躲開感到相當訝異,滿臉疑惑不解的望著逍遙。 逍遙也直呼好險,剛才那女子手所比的手勢,正是法術的起手勢,逍遙早就在靈兒那兒看過許多遍了,若非如此,只怕早就被雷劈了。 刷刷刷——!連續數劍,逍遙以極快的劍速猛攻,「雷魂」過於鋒利,每一下都發出了閃亮的劍芒,隨便一劍都有可能斷手斷腳。女子不敢大意,憑著本身的輕功快速閃避,還不時找漏洞以尖銳的指甲偷襲。 連打數十回合,逍遙從原本急於獲勝的心轉為冷靜,因為越是過招,逍遙便越是發現,這女子相當的強!輕功高且又很有戰鬥經驗的樣子,打起來駕輕就熟,更何況她還會法術。 雖然表面上女子沒有武器,而逍遙則仗著利器占上風,實際上逍遙也是招招遇險,她的每一下偷襲,都讓逍遙躲的是一身冷汗。 (這樣下去勝負難說啊…!)逍遙一邊想著,一邊使出了萬劍訣,而女子則是快速閃避,伸手直接往逍遙的手臂抓去。 這一瞬間,逍遙還沒反應過來,直覺性的揮手過去… 「啊!」女子吃痛,倒退數步,逍遙則是一怔,不明所以。 原來在那電光石火之際,逍遙反射性的使出了「飛龍探雲手」中的其中一招,快速的撥開攻擊來的拳掌,直接擊向胸口,逍遙曾反覆練過這招,故在這危急之時,才能使出來。 (對了!我還有這招啊!)逍遙恍然大悟,劍法使太多,讓他忘記他也有拳腳功夫的。 找到勝機,逍遙再次攻上,「雷魂」狂舞,密不通風的劍招直接攻向女子,女子連忙閃避,而卻早已在逍遙的意料之中,他迅速欺向前,直接貼到女子面前不到一步距離,以閃電般的速度再次擊中女子的胸口,這次用上了八成內力,女子登時向後跌了出去,吐出一口血。 「……」女子跌坐在那兒,惡狠狠的瞪著逍遙,嘴角還流下了一條血痕。 逍遙絲毫不願放過這機會,舉劍再攻。便在此時,他突然注意到,女子的眼珠子,變成了深暗的紅色…? 就在逍遙注意到女子的眼睛時,身旁陡然間冒出了數只黃色大蜂,往逍遙湧上來!逍遙嚇了一大跳,一看這些蜂的花色,住在鄉下的逍遙登時看出來,是胡蜂!? 被那叮到還得了,逍遙快速往後一躍,揮劍狂砍,將胡蜂一一砍死。 就在逍遙攻擊這些胡蜂之時,女子突然從蜂群中跳出來,手勢一揮,逍遙大吃一驚,已然閃避不及,一道雷擊中了逍遙。 「呃啊——!!」強烈的劇痛,逍遙登時跪了下來,滿臉痛苦之色。 「哼哼…」女子得意的哼著,看著逍遙劇痛的表情。 (可惡…)逍遙抬頭一看,卻完全不見胡蜂的身影,連地上一個屍體也沒有,逍遙微一沉吟,猛然驚覺… (該死!這一定是姐姐的書上所寫的幻術!讓人產生不可能的幻覺,太大意了…一定是那眼睛的古怪!)逍遙猜測道。 確實沒錯,那正是狐狸精所擅長的幻術,藉由眼睛的注視,讓他人產生幻覺。 逍遙忍痛站起來,再度攻上,這次他還要提防別去注意到女子的雙眼,這下子有了顧忌,逍遙更難打了。 女子則是改變方式,以輕功加上法術攻擊,每次雷咒轟來,逍遙總是閃的很吃力,這種完全不知道會打向何處,當然是難閃了。 (可惡!要是能封住她的法術…)逍遙暗暗叫苦,若是月如在,憑月如的身手,一定足以牽制住她,讓她無法放法術,這樣就沒問題了… (月如妹子…)想到月如,逍遙不禁又擔心了起來,不知道她打贏蛇妖了沒… 這一分心,女子當然沒放過這機會,雷咒快速地轟下,擊中了! 「啊——!」又是一陣劇痛,逍遙感到全身麻痹,女子抓住機會,指甲瞬間往喉頭插去。 (完了!)逍遙根本動彈不得,直覺的想到完了…… 然而,老天就是眷顧好人… 「喝啊!」一聲女子的吆喝聲,劍光閃過,狐狸精完全沒警覺到,手臂登時給劃了一劍。狐狸精吃痛,退後幾步,又驚又怒的望著眼前的不速之客。 突然出現的救星擋在逍遙的前方,只見她緩緩的回過頭來… 「是你!?」逍遙露出了驚訝不已的表情叫道。 出乎意料之外的人,出現在逍遙的眼前……

本站由:仙劍奇俠傳H 第十二章 狐狸精 www.dyxxoo.com 提供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請勿進入,否則後果自負!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