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友諒調教周芷若第二部8~11      
第八章丁敏君妒恨狂洩下手無情 周芷若嫩軀狂虐賤人性具  峨嵋金頂竮端竭箖,漲漞熇煽周芷若巡迴任幹第三站,由陳友諒、胡來領頭蒺蒙蒔蒹,蒿菄萛蓇載著三洞俱殘的周芷若牛車,已經來到。  【哈哈哈哈~周芷若萣蒠蓌蓋,嫦嫮嫢孷妳也有今天啊?】帶著峨嵋眾人出來迎接的丁敏君,見被摧殘得不成人型的周芷若暟暨暢暡,遮鄱鄪鄮忍不住放聲大笑。  她對這位小師妹的妒恨從來沒有削減過,雖然丁敏君比周芷若年長了十歲臺與舕舔,槓槂槙樄但當她還是少女時,也未曾受過像周芷若這般的待遇,每日都有年輕俊俠來提親說媒,甚至登上每期的「武林淫刊」。  雖然「武林淫刊」是份不入流的猥瑣週刊,但自尊心作祟,丁敏君還是不願意在這種地方被比下去。  周芷若明明是峨嵋年紀最小,資歷最淺的弟子,卻備受師父滅絕師太的關愛,甚至在臨終前將掌門之位傳位於她。  女人的忌妒心是可怕的,丁敏君在心中曾暗想了十幾種方法要整死這位小師妹。  不過後來周芷若被丐幫俘虜,這一切的計畫都用不上了。  周芷若被丐幫俘虜,慘遭丐幫三百人輪姦三天三夜,身染性病並屈辱的受孕,這件事傳到峨嵋,最開心的莫過於丁敏君,當眾人義憤填膺的要殺去丐幫救回掌門人時,只有她力排眾議,表示周芷若受此大辱,自古女子最重貞潔,她已不適任峨嵋掌門。  古代的觀念女子的貞節大過於天,周芷若還未嫁人就非完璧之身,確實不宜在任掌門,不過要眾人為了這種理由棄她不顧,未免太過薄情。丁敏君又道周芷若其實是個淫亂女子,品格低賤,眾人不信,但過了數天之後,果然傳出周芷若將自己出租做雞,以一文錢一砲的賤價接客。  之後峨嵋終於私自革除這位淫賤的掌門,另立掌門,本來論資歷論輩分武功,該當由靜玄擔任,但淨玄怎比得過丁敏君心機深沉,在一翻操弄下,丁敏君順利成為峨嵋的新任掌門。  得到一切的丁敏君心滿意未足,她心裡一直有個遺憾,就是未能親自目睹周芷若被整慘的模樣,後來又傳出周芷若被宋青書當成母狗牽在大都任人輪姦、被丐幫當成豬養在豬圈每天淫虐,這些消息都讓丁敏君感到快慰。  不過高興沒有多久,竟又傳出張無忌不嫌周芷若已非清白之身,仍然將她娶做教主夫人,這讓丁敏君簡直氣炸了。  三年之後,周芷若與明教上萬教眾通姦被揭發,張無忌氣到吐血身亡,明教新任教主朱元璋將周芷若嫁與明教百萬教眾,然候又舉行了這名為凝聚武林各派的巡迴任幹,丁敏君這才有機會親自凌辱這位她心中一直忌妒的對象。  被綁縛在牛車上的周芷若,雙腿大開,陰道尿道肛門都擴張到不可思議,尤其是那爛穴,還發出陣陣惡臭,裡面滿是成膏狀的精液,和遭萬人踐踏腳上所留下的污泥。  丁敏君鄙夷的看著周芷若,武林傳言周芷若已成武林公廁,三不五時就會有些誇張的消息傳出,說周芷若又被殘虐到如何不成人形,丁敏君總是以為是誇大其辭,如今所見,傳言果然不虛,周芷若已經下賤到骨子裡去了。  【哼哼~周芷若,妳也有今天嗎?】丁敏君猖狂笑著。  【大…大膽…妳居然直呼掌門名諱!】周芷若虛弱的道。丁敏君說的沒錯,她已經賤到骨子裡去了,為了讓丁敏君更恨她,更狠狠的凌虐她,她故意激怒丁敏君。  【掌門?】丁敏君果然大怒,高喝一聲,將周芷若揪下牛車,將她摔趴在地上,一腳踩住她的頭。  【妳看看妳這副被男人玩殘的下賤樣子,這副模樣也敢自稱峨嵋掌門?】丁敏君狠狠踩住周芷若的頭。  【峨嵋掌門信物鐵指環在此,妳敢說我不是掌門?】周芷若虛弱的抬起手,亮了亮鐵指環。  【有鐵指環又如何?像妳這種不知廉恥的賤貨,在外面是人人可上的武林公廁,敗壞門風,搞得將湖人人以為峨嵋派是座大娼寮,妳以為峨嵋還有人服妳嗎?現在峨嵋掌門是我!】丁敏君氣得猛踹周芷若。  【呵呵~那也只是你們認定,武林中人依然認我做掌門。】周芷若被踹得全身瘀青,依舊繼續激怒丁敏君,還不夠,她還要更刺激的摧殘!  【好!很好!】丁敏君氣到不知要如何應答,憤怒的抓住周芷若的頭髮,將她扯起,連賞她十幾個耳光,再將她狠狠摔在地上,舉腳用力踹進她的屁眼裡。  【啊啊啊~】周芷若痛苦的尖叫,卻像是在呻吟。  【哈哈~破鞋就是破鞋,連屁眼也任人穿。】丁敏君狂笑著,不斷狠踹周芷若的屁眼,愈踹整隻腳愈進去,毎下都灌足了真力,將周芷若原本就擴張的誇張的屁眼,踹得更加爆開、裂開!  丁敏君懷著巨大的恨意,出腳毫不留情,看得眾人怵目驚心,隨著一聲聲淒厲的慘叫,周芷若的屁眼已經血肉模糊,裂成一個可怕的血洞,而丁敏君還沒有收腳的意思,一連踹了二十幾下後,喘口氣又繼續猛踹下去,簡直愈踹愈過癮。  周芷若已經從慘叫變成哀號再變成虛弱的呻吟,肛門完全裂開,甚至骨盆都被踹碎,兩片臀肉完全分散開來,丁敏君甚至整個腳裹都踹進了她的肛門之中!  又踹了十幾腳,丁敏君才終於氣喘吁吁的停腳,但她還未凌虐過,將周芷若翻了個身,雙臂合攏,一起貫入周芷若的尿道!  周芷若痛得叫不出聲來,瞪著眼看著漸漸沒入自己尿道中的雙臂,雙臂鑽入再鑽入,直深入膀胱,周芷若痛得翻起了白眼,丁敏君見周芷若痛苦的樣子愈發興奮,鼓足真力,雙臂用力向外一分!  周芷若的尿道頓時整個裂開,大量的血和精液爆出,丁敏君哈哈大笑著繼續用力將那慘不忍睹的尿道扯得更開,而周芷若終於暈了過去。  【嘖嘖~果然最毒婦人心,丁掌門好毒辣的手段。】陳友諒走上前去。  【哼!這還只是個開始,不過這周賤貨,會不會就這樣被我弄死了?】丁敏君問道。  【一般人在丁掌門這般辣手下,早已身亡,但夫人在我胡來的改造下承受力已非常人,這點折磨,尚不致死。】胡來裂嘴而笑。  【原來閣下便是「活馬當死馬醫」的胡來大夫,周賤貨這副賤軀能夠如此耐玩,都要歸功於你,現下她被整成這個樣子,我再繼續施加什麼酷刑也沒意思,就請胡來大夫將她醫好吧!】丁敏君道。  【這個自然,在下定會還掌門一位全新的玩具,讓掌門好生催殘。】胡來笑答。  早聞胡來整治的手段胡來至極,完全不把病人當人看,這才得了個「活馬當死馬醫」的名號。  整治周芷若這種比殘虐更殘虐的好戲,丁敏君怎麼能不在場,況且胡來其實最喜歡有觀眾。  【嗯~胡來大夫,你真棒~】房中傳來丁敏君嬌淫的聲音,還有規律的肉體碰撞聲,丁敏君背對著胡來跨坐在他身上,享受胡來從後面一次次的撞擊。  兩人欣賞著浸在大鍋裡幾乎被煮熟的周芷若激烈的交媾著。  【大夫,像這樣將人丟到大鍋煮,難道也是治療手段?】丁敏君嬌喘道。丁敏君年近40,自然不可能還是處女之身,礙於峨嵋例任掌門皆是處女,性需求大的丁敏君只好私下找男人鬼混。  【可不是?不這麼做的話,夫人這一身凝固的精液要如何化消?】胡來笑道,心想這峨嵋掌門可都是賤貨,現正在插的這淫穴,感覺這鬆弛度,大概也會過百人了。  【煮了這麼久,精液也該融化了。】胡來站起身來,走過去將快被煮熟周芷若曳出。  【哎呀~這周賤貨的肚子還這麼大呢!裡頭的精液可還沒化消。】丁敏君道。  【看來又得出動這些小傢伙了。】胡來拿出精蛭,一一放進周芷若慘烈的穴中。  接下來用力踏肚將精蛭踏出、鐵鉤勾出腔道灑上藥粉、最後殘忍的剝皮換膚,全都由胡來在一旁指導,丁敏君親手進行。  看女人折磨女人使胡來更加興奮,狠狠的幹了丁敏君五砲。  次日中午,峨嵋金頂廣場前,峨嵋派門人全員到齊,另外附近的武林人士、販夫走卒也聞聲聚集而來。  大門緩緩開起,被胡來醫療過後,周芷若身穿掌門服飾,娉娉婷婷,緩步而出,光采耀人。  儘管衣飾保守,周芷若的好身材卻依然表露無疑,兩顆巨乳幾乎要撐爆而出,修復完成的絕色容顏,輕輕勾起一抹淫賤的笑,果然風騷絕代,在場眾人瞬間勃起。  在周芷若之後,又一位身穿掌門服飾的女子走出,此人自是丁敏君。  【周芷若累犯淫戒,敗壞門風,從今日起正式罷除掌門之職,掌門之位由我丁敏君接任。】丁敏君亮起昨日從周芷若手中奪下的鐵指環。  【念在同是同門師姐妹的份上,不將周芷若踢出師門,但周芷若身犯辱門重罪,論罪當罰全體同門凌虐至殘,並將位階降至最低,連畜牲都不如的「峨嵋母狗」!】丁敏君大聲宣佈,反手一扯,將周芷若的衣服扯下。  只見周芷若衣下赤裸的身體,竟然被紅繩緊緊綁著,這是東瀛傳來的的SM繩藝,可以將女人的重點部位更突顯出來。  丁敏君將周芷若推下階下,讓眾人看得清楚,然後從懷中掏出項圈,周芷若立刻乖乖跪下,讓丁敏君將項圈套在脖子上。  【「峨嵋母狗」這位階在峨嵋本來並不存在,專位周芷若所設,這位階在峨嵋屬最低層,連峨嵋養的狗都比她高等,在峨嵋沒有任何權利,而且是全峨嵋的性奴隸。】丁敏君牽著跪爬在地上,吐著舌頭的周芷若繞場,得意非凡。  周芷若的自尊早已盡數毀滅,之前為了氣丁敏君所展現的傲嬌,在身上被束縛和戴上狗項圈後,已經蕩然無存,現在的她只想狠狠的被羞辱、被輪姦、被狠狠的殘虐!  【啟秉掌門,對周芷若的刑罰可以開始了嗎?】一名峨嵋男弟子問,他們早已迫不及待。  峨眉還是有男弟子的,但人數不多,且未接比所有女弟子低,也不能學習高階的武功,受盡女弟子的欺壓和污辱,長期積壓的情緒,使他們對峨嵋的女弟子都非常仇視,尤其是掌門,對現任掌門他們當然不能出手,但對被革職的掌門,他們就可以盡情洩憤了。  【這個自然。】丁敏君將圈繩交到他手上。  峨嵋僅有的二十幾位男弟子瞬間脫下褲子,露出他們昂然而立的肉棒,周芷若還未及反應,已經被推倒在地,嘴巴、陰道、尿道、肛門甚至奶洞,在瞬間被植入肉棒,狠狠的操幹起來。  【掌門人?好了不起嗎?還不是得在我的胯下做母狗!】一名男弟子抓住周芷若兩片雪臀,狠狠狂幹屁眼。  【周芷若啊周芷若~想你是峨嵋最年輕的弟子,居然還敢給我臉色看,那~現在被我用肉棒拍打的是誰呀?】一名男弟子用肉棒用力的拍打周芷若的俏臉,用力的程度像是要將她的臉整個打爛,最後他將精液射進周芷若的鼻孔裡。  【小師妹啊~當初妳看不上師兄我,拒絕我的求婚,現在換我看不上妳啦~像妳這種人盡可夫的破鞋,只有張無忌那蠢材才肯娶,妳不配當人的妻子,妳只配做妓女!不!妳只配當個性奴隸!】幹著周芷若淫穴的男弟子中出內射。  【周芷若妳果然是個賤貨,平時裝了個道貌岸然的樣子,其實根本騷到骨子裡去,看妳看人的眼神就知妳是個嗜精女,果不其然呀果不其然!】一位男弟子在周芷若脣槍舌劍下口爆,意猶未盡的看著周芷若貪婪的舔舐他龜頭的精液。  【真是可悲的女人,連尿道都可以讓人幹,好好一個美女,淪為一個打種用的性具,真是下賤!】一名男弟子狠插著周芷若的尿道,一樣的內射中出。  拜張無忌所賜,用肉棒拍打臉頰,已經成為性愛界最新潮流,這種比顏射更加污辱人的動作大受歡迎,自然,周芷若漂亮的臉蛋再度遭受無間斷的肉棒拍擊。  區區二十幾個人,對全身都能當作性具的周芷若自是毫不費力,峨嵋男弟子很快的射了精,而淫賤的周芷若依然意猶未盡。  丁敏君見在場的豪俠們蠢蠢欲動,大袖一揮,朗聲道:【周芷若敗壞門風,是全武林之恥,各位英雄豪傑如有看不過眼的,便上來替本派教訓教訓這淫婦。】  渾身是精的周芷若,大開雙腿,撫弄著被幹開的淫穴,讓被注射其中的精液潺潺流出,淫亂的姿態讓眾豪傑不顧形象,紛紛脫褲,你推我擠的衝上去輪姦。  【周芷若不愧是武林便器,不但尿道可以讓人插,就連奶子也能任人幹呀!】  【被人用肉棒拍臉還能如此淫蕩的笑,就連真正的婊子都自嘆斐如啊~】  【這賤女的胃口真大,被二十幾個人搞過還只是開胃而已,不知道我們這些人夠不夠她吃啊?】  【聽說她下面三個洞都開通到子宮去,果然是欠人搞大肚子的賤貨啊~】  【騷死啊~就愛搞這種爛貨!】  上百名的豪俠排隊輪插,本是莊嚴肅穆的峨嵋金頂,竟變成了淫亂的濫交場所,眾人不斷再周芷若身上各處噴發精液,也不停在體內射精,周芷若平坦的小腹,慢慢股起,億萬的精子正準備讓她授精。  原本應該是峨眉刑罰周芷若,這下主角全部換人,一旁的峨嵋第子顯得有些不悅,但他們剛被周芷若狠狠搾乾,要他們再上,恐怕會落個精盡人亡的下場。  【像周芷若這種爛貨,姦她算是給她面子,狠狠的凌虐她,把她玩爛,才對得起她的賤名!】丁敏君鄙夷的望向那群男弟子,一個眼色,由大弟子靜玄領軍,一干峨嵋女弟子,手上拎著各式各樣的刑具走來。  看到這群凶神惡煞般的峨嵋女弟子,幹的正火熱的眾豪俠也只好趕緊退開,將兩腿開開,渾身浴精的周芷若丟下。  【我還要啊~各位爺~為什麼不幹了?】沉淪在輪姦喜悅中的周芷若淫聲叫喚。  【哈哈~周芷若啊周芷若~看看妳現在這個樣子,妳還算是個人嗎?妳就只是個精液容器!】丁敏君嘲笑道,拿起靜玄遞上來的鞭子,【還有,是我們的虐待玩具!】朝周芷若的美背上狠狠一抽,周芷若的背上頓時出現一條血痕。  【爽啊~想不到拿鞭子抽妳是這般爽,叫吧~什麼最清純的玉女?妳是頭最欠抽的母豬!】丁敏君哈哈大笑,將周芷若鞭的翻來滾去。  被痛鞭的周芷若露出又痛苦又舒服的表情,放聲淫叫呻吟,果然是被虐女本色。  其他峨嵋女弟子也紛紛拿起鞭子,往周芷若身上狠狠抽去,周芷若被眾女包圍,鞭子從四面八方不斷鞭來,將她全身鞭得滿是血痕,體無完膚。    【哼~早就看妳不順眼了,妳年紀最小資歷最淺,卻最受師傅寵愛,憑得是什麼?】  【妳這高傲的嬌女,自以為有幾分姿色,人家拱妳就真的以為自己是武林第一美女了?】  【入師門不到十年就當上掌門,妳真以為妳能做這掌門?妳只配趴在地上當母狗!】  【瞧妳現在這副下賤模樣,人不人鬼不鬼的,真是峨眉之恥!】  峨嵋眾女弟子大多都對這個備受寵愛的小師妹非常忌妒,看她淪落到這種地步無不暢快,手中的鞭子愈抽愈狠,發洩心中多年來的妒火。  周芷若被鞭打的興奮至極,邊被鞭打邊手淫到高潮失禁。  看一群女人鞭打一個淫賤的美人是多麼賞心悅目的一件事,眾豪俠忍不住不斷掏弄著肉棒,等眾女終於鞭到一個段落,在一起圍上去,朝周芷若傷痕累累的身上各處噴發精液。  周芷若的雪白肌膚被紅繩緊捆,又佈滿紅色鞭痕,有著殘破又哀艷的美麗,再被厚厚的一層精液包覆,另有一番淫蕩的美感。    【周賤貨,妳不要以為這樣就結束了!】丁敏君冷笑,【像妳這樣殘破的玩物,不加點裝飾,男人怎麼玩得下去?】丁敏君拿出許多陰環、乳環,讓眾女弟子將之別了上去。  周芷若的奶洞因為可供陰莖植入,所以眾女將乳環圍住乳暈別了一圈,空出乳洞供人插用,而周芷若破爛不堪的陰唇,則裡裡外外被別了五六十只陰環,還串上鍊子,蔚為奇觀,也只有像周芷若這種因淫穴被操爛,而誇張翻出的陰唇能別上數量如此可觀的陰環。  【哼哼~周芷若,妳自負美貌,才敢這麼驕傲,看我把妳毀容!】丁敏君祭出烙桿,用火烤紅,扯住周芷若的頭髮,往她臉上炙去。  「嗤~」熱鐵和皮膚接觸發出可怕的聲音,周芷若痛的大聲哀嚎,刺鼻的焦味瀰漫,白煙散盡,周芷若嬌俏的臉蛋已被烙上一個大大的「淫」字。  【將淫賤烙在妳臉上,讓人人都知道妳是個淫賤的爛貨!】丁敏君哈哈大笑,反手又在周芷若的另一邊臉上烙上一個「賤」字。  【掌門人,我們這裡還有很多字樣,繼續烙,將這無恥的賤貨全身烙滿下賤的字!】峨嵋女弟子各各看的大聲稱好,女人的忌妒心實在可怕。  應同門要求,丁敏君痛快的在周芷若的屁股上烙下「公用便器、打種母豬」八個大字,在陰部上方烙下「武林第一爛穴賤貨」,在那對巨乳分別烙下「接客萬千」和「無恥娼婦」。  【哈哈~這樣的打扮不錯吧?我想各位壯士也休息夠了,想上便上唄!】丁敏君邪惡地笑,將幾乎暈厥過去的周芷若拋進人群裡。  雞巴早就脹到不行的豪俠們立刻團團圍上,展開他們第二輪的輪姦。第九章群俠性具 六星癡女慘遭刑 眾犬便器 峨嵋母狗悲受孕陳友諒得意的看著他的傑作。在三年前,「幹到周芷若」「讓周芷若受孕」「將周芷若調教成癡女」,是全武林癡漢們的三大夢想韶領頖頗,槊槔榶槐都在他手上一一實現,如今的周芷若已是人人可上銫銑鋮銕,誌說谽豨人人有機會讓她受孕,更是個不折不扣的淫亂癡女。  上週的武林淫刊將癡女分成了五個星等貌貍賗賑,幘幔廕廎一星癡女是天生風騷,床上浪蕩;二星癡女是處處留情裫裳裍覞,歋歍殠殞處處偷情;三星癡女是六親不認,親戚照樣偷;四星癡女是天生娼婦,給錢就掰穴;五星癡女就是無恥淫娃,什麼人都可以上。而周芷若呢~則是凌駕這五星之上的六星等級,賤骨爛貨!不但人人可騎,而且愈下賤的人騎她她愈歡喜,不但如此,還欠人凌虐,愈是虐待她她愈是興奮!  將周芷若調教成這樣,陳友諒自然居功甚偉,但其實周芷若會變成如今這番德性,純粹是因為她心底本來就是個天生的賤骨頭。  人群之中,周芷若居中被眾屌圍剿,被壯丁團團包圍的她,只剩下一雙修長的美腿露在外面不斷抽動,被烙上「淫賤」二字的美臉,成了眾屌的焦點,同時有七八根肉棒不停拍打,周芷若瞇起眼睛,享受被肉棒鞭打的屈辱快感,同時不斷輪轉美首,替那些肉棒吹簫,鑲了九顆舌珠的長舌甩動舔弄,眾屌紛紛繳械,射在她的臉上,或是射進她的喉嚨裡,甚至射進她的鼻孔裡。  美首之下,那對被別上數十只乳環的巨乳,奶洞分別都被硬塞入兩根肉棒抽插著,大量分泌的乳汁不斷溢出,一泡泡精液不斷在奶中中出,一對巨乳裝載著大量的乳汁和精液不斷脹大,大得下垂到超過腰部,直接貼在被精液灌滿的肥肚上,並還不斷的脹大當中。  上百人的輪幹,精液如雨下在周芷若身上,很快的周芷若再度成為精液泥人,完全被精液包裹。  這時在一旁稍微休息的丁敏君又出招了。  【這麼厚的精液搞的各位英雄黏答答的,想必壞了各位英雄的興致,來呀~備水把周賤貨好好衝乾淨!】丁敏君一聲令下,立刻有女弟子提了水桶過來。  奶子和肚子被灌入太多精液而脹得過大,周芷若根本站不起身,癱倒在地像是個玩壞掉的玩具,丁敏君冷笑一聲,大喝:【潑!】女弟子一桶水就這麼潑了下去。  被水一潑的周芷若忽然失聲哀嚎,在地上誇張的彈動起來,原來那水裡加了大量的鹽,周芷若全身遭受鞭刑,滿身都是傷口,被這鹽水一澆,痛覺被提升百倍的身體更加痛苦百倍。  不用丁敏君發號施令,峨嵋女弟子們紛紛提水,一桶桶鹽水不斷的澆在周芷若身上,周芷若像條上岸的魚不斷劇烈彈動,全身不停抽蓄,到最後像是被通電了般快速的顫抖著。  【好了~這下乾淨多了,眾位英雄繼續上吧~】丁敏君輕笑一聲,將水桶一拋。  被打斷的壯男們再度圍上,繼續輪姦。  被鹽水狂淋後的周芷若一時無法回覆,全身僵硬並不斷顫抖著,幾乎毫無反應,眾人就好像姦屍一樣,不過看到周芷若如此痛苦的模樣,使眾人更加興奮,幹得更是起勁,翻來覆去的狂幹,馬上又替周芷若用精液淋浴。  【馬的!這妞真的愈虐愈爽啊!瞧她都痛到翻起了白眼,嘴角居然還含著笑!】  【你他娘的!這賤貨疼得全身都繃緊,連穴也緊了不少!】  【一直在發抖呢~這樣幹起來真爽!】  愈虐愈美的周芷若激起了眾豪俠的變態心理,開始不只用力狠操,還不斷揉捏她的身上各處,甚至痛毆起來,變成了輪姦加圍毆,周芷若滿布鞭痕的白嫩嬌軀,再被印上一塊一塊的瘀青,因受刑而毀容的臉更被打得鼻青臉腫。  最後眾人輪流拿一條粗繩套住周芷若的頸子,一邊狠狠的操一邊狠狠的勒,搞到周芷若雙眼暴突幾乎突出眼眶,長舌整個吐出垂掛在胸前,大小便失禁齊流,最終差點窒息昏厥在地。  【起來!】周芷若這一昏厥,不知昏了多久?最後又是被鹽水狠狠的淋,直接給痛醒的,迷濛的睜開眼,丁敏君衝著自己邪惡的笑著,她心裡知道,還有更多的酷刑等著她。  果不其然,無法自己站起的周芷若被人架上一個木架上,以狗爬的姿勢用粗繩固定,在鏈上一條狗鍊,不折不扣是一條人型母犬。  【峨嵋母狗就要有峨嵋母狗的樣子,讓人操妳是抬舉妳,母狗就要讓公狗操!】丁敏君手一揮,峨嵋女弟子立刻千來上百條公狗,看來峨嵋派為了今日已經籌備多時,不然一時之間如何湊得出這百來條公狗?  【幾乎被全武林男人上過的周芷若,終於要給狗幹了嗎?】  【看她屁股翹的這樣高,還搖了起來,根本是迫不及待嘛~果然是條天生的母狗!】  【想不到可以看到現場的人獸交,真是奇觀啊!】  【哪裡找來這麼多野狗,又髒又臭,甚至還有皮膚病的!周芷若真夠可悲,不但要給野狗幹,還是群這種德性的…】  眾豪俠看到百條公狗不禁議論紛紛。    心智早受摧毀,已經毫無羞恥心的周芷若,看到這上百條骯髒的公狗,情不自禁的興奮起來,淫穴狂流淫水,居然巴不得趕緊被狗幹!  【來了嗎?終於來了嗎?我這座人人可上的武林公廁終於淪落到連狗都能上了嗎?我好想要狗雞巴啊!能被狗雞巴狂插內射一定舒服死了,狗的精液能讓人懷孕嗎?我會不會生個狗兒子呢?】周芷若淫亂的想。  這時胡來越眾而出,拿了一瓶藥水,往周芷若身上灑了上去,說也奇怪,這藥水一灑,上百條躁動不安的公狗,忽然全安靜下來,全部看向周芷若並且勃起。  【哈~這母狗的體液果然有用,現在這些公狗已經將夫人當成一條母狗了!】胡來呵呵笑道。  峨嵋眾女弟子一齊將狗鍊放開,上百條狗發瘋似的圍上周芷若,一條條趴在她背上狂幹起來,搶不到背上的,居然還懂得繞到前面,幹起周芷若的小嘴。  【哈~這狗還真聰明,還知道給這賤貨吹簫哪~】  【周芷若真夠下賤的,狗的雞巴都含得下去,他娘的真噁心!】眾豪俠紛紛湊上去圍觀。  周芷若沉浸在屈辱的的喜悅之中,拼命搖動著屁股,陶醉著吸吮著口中的狗雞巴,任由狗雞巴在她嘴中口爆。  狗的精液又腥又臭,比人的精液更濃、更噁心數倍,但周芷若卻當那是最棒的美食般瘋狂吸食著,吸到那條公狗都哀嚎了起來,才依依不捨的放過牠。  【天啊~我好下賤!我居然在吃狗的精液!狗的精液怎麼這麼美味!我還要!我還要更多!】周芷若幾乎瘋狂了,貪婪的吸吮著每根湊上來的狗雞巴,一根一根將牠們吹到射,然後涓滴不剩的全部吸進嘴裡。  就在周芷若已經幫三條狗吹到射之後,那條搶先趴上周芷若幹穴的公狗也終於射了,狗的雞巴脹大後會膨起一塊肉團,讓陰莖卡在陰道中暫時出不來,方便射精,然後公狗會轉過身,狼狽的試圖將陰莖拔出,形成一個交尾的畫面。  現在這個情形便是如此,狗的陰莖卡在周芷若的陰道裡,正與周芷若交尾,而周芷若習慣替狗吹簫後愈含愈深,將狗雞巴整根吞入喉中,等到狗射精後居然也卡在她的喉嚨中一時拔不出,變成了前後交尾的淫亂窘境,武林淫刊的記者趕緊將這絕代下賤的畫面快速畫下。  交尾過後,兩條公狗的精液終於射盡,馬上又有兩條公狗騎上,周芷若就這樣維持著前後不斷同時被兩條狗插,然後交尾射精,狗也分不清楚周芷若後面那三個洞哪個陰道,於是將牠的陰道、尿道、屁眼全插過了,三洞都被注入滿滿的狗精液,一同流入子宮之中。  【好爽啊~三個洞全被狗操過了,好多狗精液射了進來,滿滿的灌進子宮裡…】周芷若含著狗屌浪蕩的淫笑,那下賤的模樣讓幾位豪俠忍不住射了。  野狗們輪流排插,還沒輪到的狗兒們躁動不安,不知道為什麼,有的居然抬腳在周芷若身上撒尿了起來。  【你看!你快看哪~狗在她身上撒尿哪!】  【哈哈哈~連狗也知道周芷若是個便器啊!】  【這娘們的賤連狗都不屑,誰看過公狗尿在母狗身上的?可見她連條母狗都不如!】  峨嵋眾人和眾豪俠大聲取笑。  「呸!」不知道那位豪俠先開始的,眾人你一口我一口鄙夷的往周芷若身上吐口水,遭公狗撒尿又遭口水襲擊的周芷若,在羞辱的快感中高潮了。  當周芷若替第二十條公狗吹到射時,她忽然突發奇想,替公狗舔肛門,沒想到那公狗一被舔,肛門一鬆,一坨屎就這麼拉在周芷若臉上,周芷若見屎大喜,趕緊張嘴去接,就著肛門吞起了狗屎。  【這賤貨在吃狗屎哪!】  【人糞也就算了,狗糞都吃,一個賤啊!】  【還吃的津津有味,狗屎這麼好吃嗎?】  【這種賤人,愈噁心的東西她吃得愈開心啊!】  眾人紛紛現出更鄙夷的眼神,居然有人可以做賤自己到這種地步!  吃了一坨狗屎之後,那群野狗也正式將她當作便器,往她口中撒尿的撒尿、拉屎的拉屎,而周芷若也都津津有味的吞下。  狗屎、狗尿、狗精,和人的精液、口水,使得現場臭氣沖天,許多人都忍不住嘔吐,丁敏君見狀馬上令人準備一座大盆,接住眾人的吐物,不知又在打什麼壞主意?  兩個時辰過去了,百條公狗的人獸輪姦秀終於告一段落,每條狗都幹了周芷若這條母狗三到四次,周芷若的肚子脹大到整個拖在地上,胃袋裡面裝滿了狗的糞尿,子宮裡面裝滿了狗的精液。  這時丁敏君令人拿了一個超大的漏斗,命人將之插進周芷若的嘴裡,然後拿出先前裝滿眾人偶吐物的大盆。  那大盆一拿出來便惡臭瀰漫,不少人一聞這味道又吐了,須知世上最噁心的雖然不一定是嘔吐物,但最能催吐的肯定是這東西了。  【周芷若啊周芷若~人家說妳是人間便器我還不相信,今天總算是開了眼界,看來傳說張無忌將妳當做痰盂、夜壺、便器,讓妳在眾人面前吃屎、喝尿、吞痰都是確有其事了,原來張教主娶妳根本只是想虐待妳,他跟天下的男人都一樣,根本不把妳當人看!】丁敏君拿著那盆嘔吐物,慢慢倒進插在周芷若嘴中的漏斗之中,嘔吐物順著漏斗不斷灌進周芷若的喉嚨。  【妳根本也不配被當人看,像妳這種愛吃穢物的便器女,眾人為妳而吐的嘔吐物,自然也要由妳照單全收。】丁敏君邪惡的笑著,將一整盆嘔吐物全倒了進去。  這麼噁心的東西,淫賤如周芷若也招架不住,喉嚨被灌入嘔吐物,又倒嘔出來,然後又再灌回去,可怕的酸臭味從喉嚨直灌鼻腔,周芷若痛苦的流出眼淚,嘔吐物甚至從鼻孔嗆咳出,丁敏君見周芷若這副可憐狼狽的模樣,不禁哈哈大笑。  【天啊有夠狠的,逼人家喝那種東西,比吃屎喝尿都還噁心啊~】  【專吃天下穢物的周芷若也忍不住吐了,這盆東西果然夠強力,噁~】  【峨嵋派的女人不能惹啊~曾經是同門師妹下手都這樣狠!】  眾人邊吐邊說道。  之後的兩個月,周芷若在峨眉成為那百來條野狗的洩慾性具,並每天被灌入眾人的嘔吐物,此行目的是為了懷下各門派的種而來,而周芷若也成功懷孕,不過生下的孩子居然是人頭狗身的怪物,原來被注入太多狗精液的周芷若,居然讓狗的精子給授精了!胡來一一檢驗,最後確定是一條瘸腿、全身感染皮膚病野狗的種。  丁敏君為了大肆宣揚周芷若懷上狗子,而替周芷若辦了一場比下嫁明教全體更淫賤的婚禮—將周芷若許配給這百條的野狗,還替百條「狗新郎」取名並蓋上狗爪印,白紙黑字寫的清清楚楚,正式成為周芷若的「狗丈夫」們。  正如丁敏君所期盼,武林淫刊大肆報導周芷若成為「狗夫人」的甚至懷下野狗的種的消息,全武林無不震驚周芷若的淫賤!  在峨眉的最後一天……  木架上,被百條公狗輪了兩個月,雖然已經生了一胎,周芷若的肚子依然脹大得直接拖在地板上,子宮裡面灌滿狗的精液,而胃袋裡則是這兩個月來被強灌入的屎尿和嘔吐物,周芷若的嘴和肛門、淫穴、尿道,簡直就是穢物的排洩所,而她的身體,則是穢物的容器。  插了兩個月的漏斗拿了下來,周芷若的嘴已經習慣張開,完全合不攏,張著嘴流著口水的模樣更像條母狗,而從喉嚨深處不斷傳出來的酸臭味,讓人聞之作噁。  被野狗整整操幹了兩個月的三洞,因為是被骯髒的狗屌操,而染上了奇怪的性病,下體已經整個潰爛,濃郁而色作鵝黃的狗精從三洞中流出,腥臭不堪,是百條野狗兩個月來操了上千砲的成果。  周芷若潰爛的下體長瘤化膿,散發著惡臭,引來一堆蒼蠅飛繞,甚至在裡面下蛋,生成了許多蛆,兩個月下來,周芷若那潰爛的三洞,已經變成蒼蠅產卵的溫床,數以百記的蛆在周芷若的穴、肛門、尿道裡蠕動,簡直噁心至極。  而這兩個月丁敏君自然不會只讓周芷若給狗幹和吃穢物而已,每天的鞭刑和痛毆從不會少,周芷若重塑過後白皙滑嫩的肌膚,已經被摧殘的沒有一塊完整,全身都是怵目驚心的鞭痕和瘀青,不過這傷痕滿佈體無完膚的慘樣,並未直接展現在眾人眼前,因為周芷若身上包覆著一層厚厚的精泥。  這厚厚的精泥,是由眾豪俠的精液、口水,和百條野狗的屎尿精液所混成,黃黃濁濁,惡臭不堪,而且極濃稠,已經呈現膏狀覆蓋住周芷若全身,以狗爬姿勢固定在木架上的周芷若,手臂和奶子垂掛著一條條精泥,直垂掛到地板,淫蕩不堪。  面對已經不成人型的周芷若,丁敏君猶未滿足,她令人將木架裝上輪子,在最後一天拖著繞行峨嵋山一圈,讓大家看看周芷若這又噁心又淫賤又可悲的模樣。第十章崆峒五老七傷拳盡殘美孕婦 受虐賤女周芷若淪為肉沙包  武琳巡迴任幹第四站鋮銕銍鉹,摭摔摎摙崆峒派,崆峒派鎮派絕技乃是七傷拳褐裶褌裫,蒡菃蒿菄是一種極為霸道的拳法,威力極大廗廘廖廔,蓂虥虡蜨一拳之力能夠令人粉身碎骨!  鎮派絕技如此暴力,可以想見崆峒派都是一群暴力狂嫝嫪嫥嫖,塶塴塹塾崆峒五老更是嚴重的暴力中毒者,更是肉體性虐的佼佼者。  曾經有一名女魔頭落入他們手中褓褙褐裶,慔慣憀慁那名女魔頭也算是當世美女,在武林淫刊中一直位居前五之列,被崆洞五老捉住時還懷了身孕。自居名門正派的崆峒五老,對付這種邪門歪道自然不用任何顧忌,就算她是孕婦也一樣,那名女魔頭被五老狠狠輪姦暴力虐待了三天三夜後棄屍。  據發現屍體者描述,那具屍體簡直不成人型,全身骨骼幾乎盡碎,姣好的面容被打得面目全非,陰道和肛門簡直像被炸藥炸過,而她肚裡的孩子成了一塊一塊碎骨殘肉,從她的胯下中流出。  自從崆峒五老虐姦了那位美孕婦,自此之後便對孕婦無可自拔,若是抓到邪門妖女,便監禁輪姦使其受孕,在她肚子大到即將臨盆時,再連同肚里的孩子一起虐殺致死。  崆峒五老率領崆峒派全員站在大門準備迎接武林公廁周芷若。  轟動武林的峨眉母狗周芷若,傳聞至今已被百萬人上過,江湖八成以上的男子,都曾騎過這絕色賤貨。這傳聞肯定半點不假,因為名義上周芷若的丈夫—明教全體,就有號稱百萬的教眾,這「百萬人妻」可不是誇大其辭。最新消息周芷若在峨嵋下嫁了百條野狗,一個女人連狗都嫁,甚至被狗內射受孕,此女之賤真是前所未聞。  可惜的是,周芷若縱淫江湖多年,崆峒五老卻都還未曾騎過這絕世騷女。  其實當初周芷若以一文錢一砲出租做雞時,崆峒五老曾到場共襄盛舉,只不過他們手段太過兇殘,眾人怕他們直接將周芷若弄死了,因此被攔住不讓幹。  這在崆峒五老心中留下深深的遺憾,而今日終於可以消除這個遺憾,朱元璋為了攏絡各大門派,搞了個巡迴任幹,周芷若自己送上門來,別人想阻止也阻止不了。  聽說周芷若現在的專屬大夫乃是「活馬當死馬醫」的胡來,此人醫術超絕,有他在,想將周芷若虐成怎樣都無妨,根本不需手下留情。  苦等多時,巡迴任幹的隊伍終於出現在眼前,只見陳友諒騎馬在最前頭,而後面一頂華麗的八人大轎,想必就是淫動天下的周芷若了,轎子旁邊另有兩旗手,旗幟上面寫道:「人間便器人人皆可上」「峨眉母狗人畜任打種」。  五老之一的宗維俠見了笑道:【看這旗幟上的對句,就知周芷若在峨眉被狗受孕乃是事實,想不到當年被譽為最清純的女俠周芷若,如今已淪為畜生的胯下玩物。】眾人聽了放聲大笑。  須臾,巡迴任幹的隊伍走到門前,陳友諒躬身行禮道:【明教馴狗法王陳友諒,領明教全體夫人周芷若為巡迴任幹,拜見崆峒五老。】  【不必如此多禮,想不到陳兄弟已經當上法王,這馴狗法王一職,怎麼從未聽聞啊?】崆峒五老之一的唐文亮問道。  【這是朱教主因在下調教周芷若有功,在日前派人授信冊封法王一職。】陳友諒笑道。因為將一位絕色美女調教成一位淫賤癡女而封為法王,他也是明教第一人了。  【大家不用客套了,就請今日的主角周芷若現身吧!我們崆峒五老終於可以一償宿願了。】崆峒五老之一的常敬之不耐煩叫道,他可是為了這一天,整整禁慾了一個月。  【五老何必著急,賤婦巡迴任幹,要為各大門派各懷下一種,既然來到崆峒派,這兩個月自然任君玩用。】此聽得一陣騷媚入骨的聲音從轎中傳出,一眨眼,絕代癡女周芷若已從轎中飄出,來到眾人眼前。  只見周芷若只披著一件華麗的外袍,裡面則是一絲不掛,如此大膽暴露,也只有毫不知羞恥的周芷若能夠如此自然,而讓五老驚艷的,不是周芷若外袍內的姣好身段,而是她居然頂了個大肚子!  原來周芷若在峨眉被摧殘的太過悽慘,而從峨眉到崆峒路途遙遠,胡來只好先將周芷若醫好了再行上路,一路上路途無聊,周芷若自然而然成為隊伍的性玩具,又聞崆峒五老對孕婦有不可自拔的性癖,眾人就乾脆每日輪姦內射,使周芷若受孕,到達崆峒時,因胡來改造過後只需受孕兩個月便能生產的周芷若,肚子已經鼓脹成球。  崆峒五老各個看得熱血沸騰,他們從未見過如此絕美的孕婦,肌膚白皙勝雪,一對巨乳大得下垂,巴掌大的黝黑乳暈潺潺滴著乳汁,受孕的肚子大大鼓起,渾圓而飽滿,而衝突的是那修長的美腿和臂膀,依然纖細的不像話,不因懷孕而發福,這等的身段是他們心目中孕婦的極品啊!  崆峒五老看得目眩神迷,肉棒硬梆梆的挺著,甚至把褲襠都頂破了,卻一直愣愣的站著,未有進一步的行動。  原來他們雖然喜歡虐姦孕婦,但從來都是找些妖道魔女,從未真正跟女人做過愛,這些妖道魔女落入他們手中自然死命掙扎,然後被他們揍得厭厭一息,再輪姦虐殺,現在周芷若自動送上門來投懷送抱,他們反倒不知如何下手。  周芷若會過百萬男人,見到他們這種情形,馬上就料到是什麼情況,當下吆喝一聲,飛身使出「九陰白骨爪」襲去,叫道:【崆峒五老,想操本夫人,還要看你們身手如何?】  這一著果然有用,崆峒五老立刻回神,各自散開避開這一爪,和周芷若過起招來。  這「九陰白骨爪」乃百年前震撼武林的絕學,是周芷若從九陰真經上學來,九陰真經博大精深,雖然周芷若所學不久,武功依然突飛猛進,與崆峒五老同時動手,雖然無法取勝,但居然一時不若下風。  崆峒五老最喜這個味,征服武功愈是高強的女人愈有快感,看著周芷若因為不斷舞動而晃動的巨乳,和從肌膚不斷滲出的細汗,讓他們愈來愈是興奮。  過了兩百招,崆峒五老已經掌握到周芷若的破綻,互相眼神示意,準備結束這場香豔的武打秀。  【中!】宗維俠大喝一聲,一拳直接命中周芷若的右臉,將周芷若整個打飛出去。  【直接就朝臉上打呀~崆峒五老的變態果然名不虛傳。】陳友諒在一旁道。  被打飛出去的周芷若狠狠的摔在地上,臉上已腫了好大一塊,剛翻起身,忽然背後常敬之重重一腳,腳尖直接爆肛,又將周芷若踢飛出去,狠狠跌了個狗吃屎。  這一腳踢得夠狠,直接把周芷若的肛門踢出血來,周芷若痛得幾乎爬不起來,五老分佔五角將她團團包圍,像五隻正在戲耍著老鼠的貓。  周芷若知道五老還沒玩過癮,於是勉強站起身來,兩條美腿直抖,邁開蹣跚的步伐,朝其中一老抓去。  那一老一個閃身,抓住周芷若的玉手,然後反手一折,將周芷若手喀卡一聲扭斷,周芷若痛哼一聲,五老更加興奮,抓住另一條手臂,依樣折斷。  【嗚~】兩臂斷折的周芷若已經無法反抗,兩條手臂軟垂垂的掛在肩上,痛苦的悲鳴,這聲音正是五老的催情劑,將五老的性慾摧至更高峰。  被百萬人玩過的周芷若深切明白這種男人的變態心理,對於這種有征服慾的暴力變態,愈是掙扎愈能使他們興奮,雖然她已經沒有反擊能力,但還可以逃,繼續延續他們的征服慾!於是周芷若爬腿就跑,不過被爆肛的痛楚深入骨隨,跑起來格外踉蹌滑稽。  【哈哈哈哈~】五老大聲取笑著周芷若逃跑的狼狽模樣,等她跑了一陣,才徐徐追上。  【小娃兒~還逃得了嗎?】五老再度將周芷若團團包圍,看著不斷喘息的周芷若,五老更興奮了。  唐文亮率先發難,雙手扣住周芷若雙肩,用膝蓋狠狠重擊她那懷孕的肚子。  【傳言崆峒五老習慣將孕婦毆打至流產再行虐殺,看來傳言非虛啊~】胡來在一旁冷冷的笑著。  肚子遭到重擊的周芷若痛叫一聲,跪在地上嘔吐了起來。  【換我!】宗維俠搶上前去,雙手齊出,用力抓住周芷若下垂的巨乳,狠狠一擰,大量的奶水從乳頭狂噴出來。  【哇哈哈~真是一頭乳牛啊~】宗維俠哈哈大笑,用力一扭,將雙乳扭成螺旋狀,奶汁瞬間被大量搾出,然後他被轉身去,狠狠的給了周芷若一個過肩摔。  【好一招「抓奶過肩摔」!崆峒派的武功果然厲害!】陳友諒拍手讚道。  「碰」的一聲巨響,周芷若整個人被摔癱在地上,一對傲人巨乳已被扭曲的不成球形,乳頭像被轉開的水龍頭,不斷湧出乳汁。  【以為這樣就完了嗎?起來!】常敬之接著上,抓住周芷若的頭髮一把扯起,然後將翻轉過身,一手抓住她的雙臂,一手抓住她的雙腿,高高舉起,最後用力一折。  一聲淒厲的慘叫,加上一聲清脆的骨折聲,周芷若的背脊整個被折斷成兩段,痛苦的摔在地上打滾。  【我受不了啦~我要幹!】唐文亮將周芷若一把扯起,抓住她兩條美腿,用力一分,然後往上用力的扳。  周芷若會過百萬男人,精熟上百種體位,全身異常柔軟,比起瑜珈高手不惶多讓,但唐文亮卻是將雙腿拉成一直線,然後直直的往上扳!  【呃啊啊啊啊~】周芷若痛苦悲鳴,胯下的肌肉不斷發出「匹啪」的撕裂聲,唐文亮興奮異常,一直將兩腿扳到了周芷若的肩上,忽然「啪」的一聲,周芷若骨盆和大腿骨錯位,居然讓唐文亮順利的將雙腿扳至周芷若頭上,而下體未整個被撕開。  【真是好險,幸虧夫人經我改造過後筋骨異於常人,不然唐大俠這一手,必將撕裂整個下體,雖不致死,但須馬上急救,急救過後至少要一天才能恢復。】胡來鬆了一口氣。  唐文亮聞言驚了一身汗,想不到自己一時太過興奮,差點鑄下大錯,這「分腿裂穴」之招,一向是最後才使用的,只因周芷若太過迷人,一時鬼迷心竅,居然一開始就讓他使出極招。  【幸虧沒事,周芷若經胡大夫改造果然耐操耐虐,真叫吾等嘆為觀止,既是如此,也不必再有所顧忌了!】宗維俠笑到,欺身過去,對周芷若的大肚就是猛烈一拳。  這一拳便是崆峒派鎮派神拳「七傷拳」,一拳含有數種不同拳勁,可以直接摧毀人體內部!  唐文亮見宗維俠下了重手,也不再猶豫,箍緊周芷若被搬至頭頂的雙腿,挺起早就脹滿的雞巴挺進淫穴,用力套下狂幹著。  宗維俠這一拳下去,周芷若只覺五臟六腑幾乎要翻攪過來,登時眼淚狂噴,大小便失禁。  唐文亮見狀更是興奮,操得更是賣力了,宗維俠又是一拳揍出,揍得周芷若狂嘔鮮血,全身真氣渙散。  【媽的真是爽啊~我也要上!】常敬之和其他兩老興奮至極,一齊衝上前去,四老一齊將周芷若的巨乳和肥肚當沙包打,八拳狂毆。  慘遭亂拳痛擊的周芷若全身不斷抖動,兩只驚人的大奶子在拳風之中不斷甩動,奶汁向四面潑灑,喉嚨不斷狂嘔出鮮血,下體也狂流出大量鮮血,看來肚子裡的孩子是保不住了。  【看來已經流產了,這肚子裡可我的種啊~】陳友諒苦笑。第一位讓周芷若受孕的便是陳友諒,他的精子特別勇猛,在來崆峒的這段路上,又是陳友諒讓周芷若受孕。  不過陳友諒語氣中疏無惋惜之意,雖然「搞大周芷若的肚子」曾是他的夢想,但如今的周芷若已淪為打種性具,就算懷上他的孩子,也沒什麼好得意的。  【豈止是流產,她肚裡的孩子此刻已然粉身碎骨。】胡來搖頭道。雖然折磨美人也是他的興趣,但連肚裡的胎兒都不放過,對他來說還是太衝擊了。  崆峒五老輪流操著周芷若大量出血的淫穴,輪流痛毆著周芷若,七傷拳勁次次透入,將周芷若功體盡摧!  狂毆狂操了整整一個時辰,五老才摔下厭厭一息的周芷若,稍作喘息。  周芷若的巨乳被揍得腫脹瘀青,比之前更大了不少,而那遭受最多重擊的肚腹,也是腫脹瘀青,不過卻消了下去,因為裡面的胎兒已經成了一癱肉泥碎骨,從胯下的三洞潺潺流出。  眼見自己的親兒在肚中被人打死,成了一癱肉泥流出,周芷若不禁悲從中來,痛哭失聲。儘管她已經不算是個女人,只是個男人的性玩物、虐待玩具,甚至被當成便器,儘管她已經毫無廉恥,不知自尊為何物,但對自己親生骨肉的親情尚在,就算先前在峨眉生下了一個人面狗身的怪物,但那也是個生命,峨嵋眾人也毫不為難的接受養育。  只有在這喪心病狂的崆峒五老手下,居然連胎兒都不放過,周芷若至陳友諒調教成母狗之後,第一次感到憤怒,第一次感到自己是多麼卑微。  此番心境轉折卻稱了五老的意,這五老變態異常,最喜歡看女人痛苦崩潰的模樣,若是周芷若居然無動於衷,那可就大大的掃興了。看著周芷若縮在地上崩潰痛哭,眼神流露出又是憎恨又是憤怒的眼神,五老又硬了。  周芷若萬萬也想不到自己居然弄假成真,成為五老最愛虐的玩物。  【好棒的眼神,老子就愛這種不易屈服的女人。】常敬之哈哈大笑,挺起肉棒,植入肛門。  另外兩老跟進,插入了尿道和陰道,又幹了起來。  殘忍至極的五老,便輪流插著周芷若大量出血的三洞,然後再將帶著殘肉碎骨的肉棒拔出,逼著周芷若口交並拍打她的臉頰。周芷若崩潰的痛哭,卻無法反抗,只能任由他們將自己親生骨肉的碎屍帶進自己嘴裡,拍打黏在自己臉上。  【你們…你們根本不是人!】被肉棒打得鼻青臉腫的周芷若痛哭。  【不是人的是妳!妳連條狗都不如!妳只是個玩具!】五老紛紛顏射周芷若,然後舉腳用力踩踏她的腹部,將胎兒的殘屍全踩了出來,周芷若的肚腹完全消了下去。  【肚子完全消了呢!放心吧!妳這麼心疼妳的孩子,我們馬上讓你再懷一個,本派的門人,會讓你這個載精的容器,馬上被灌滿!】崆峒五老將周芷若丟向眾門人。  將女人痛毆至流產,對崆峒五老來說根本是家常便飯,門下弟子也都習以為常,通常到了這個地步,五老就會將人虐殺致死,最後再交給弟子去姦屍,不過這次有些不同,周芷若預計要玩上兩個月,而且不能殺掉,於是當五老丟下周芷若時,眾門人歡呼一聲,他們終於不用姦屍了。  【媽的!這次終於不用再玩屍體了,是真的女人幹啊!】一名男弟子當先將周芷若一把抱起,肉棒挺進流著血的淫穴。  待在崆峒一直以來都沒玩過正常女人,從來都是姦女屍,而且被五老摧殘過後的女屍都破爛不堪,下體根本就是一坑血洞,要不是周芷若經由胡來改造,現在的情況恐怕不會好到哪裡去。  【操!緊啊!這就是還沒被爆開過的菊花!真是緊!】另一名門人從背後插入周芷若的屁眼,一邊用力操一邊用力拍打她的屁股。  【第一次看到這麼大的奶子啊~好柔軟~擰起來好爽啊!】另一名門生學著五老一般,用力抓住周芷若的乳頭,將之扭成螺旋狀,乳汁四射狂噴。  這群從來沒幹過真人的門人,發狠的在周芷若身上逞獸慾,完全不顧周芷若身上的傷勢,將她當作一具無感的屍體般凌虐。  一個時辰之後,崆峒門人盡數輪過一遍,周芷若如破布般的癱在地上,四肢盡折的她呈大字型仰躺,消下去的小腹再度被精液灌得鼓脹起來,那對大的不像話的巨乳,一度被門人不斷的擰扭,乳汁幾乎被搾乾,像洩了氣的皮球一般軟垂垂的掛在胸上,後來又被不斷的插奶頭中出,大量的精液灌入奶裡,又使巨乳膨脹回來。只不過因為注射的是精液,所以膨脹回來的奶子已非原本的渾圓,而是不規則的球形。  崆峒派上下都是暴力中毒的性虐狂,邊輪姦邊痛毆凌虐身受重傷的周芷若,可憐的周芷若手指腳趾全被一一掰斷,兩片雪白的屁股被拍打到整個紅腫起來,兩隻眼睛被揍成了熊貓眼,鼻孔流著兩槓鼻血,半邊臉被肉棒拍打得高高腫起,嫩白的嬌軀佈滿瘀青、齒印和爪痕。  周芷若下體的三的洞自然又被操得鬆鬆垮垮,被濃郁的精液滿滿灌溉,遭受輪姦的周芷若此時已忘記喪子之痛,輪姦凌虐的快感又使得她心智沉淪。  【唷~又變回淫賤癡女了嗎?】唐文亮淫笑著。  【再讓我們看看那痛苦的神情吧!】常敬之大笑,五老又要再度出手了!第十一章七傷拳盡摧五臟六腑  周芷若重塑花蕊嫩鮑??  面對如此殘暴的五老,一代賤貨周芷若也不禁膽顫心驚,剛浮現出的快感頓時消失無蹤維綼綪綱,滽漟漺滼隨之而來的是任人宰割的惶恐。  【聽說周芷若的鬆穴蔚為傳奇,先有塞下五散人五根屌的壯舉慲慔慣憀,綖緋綴緌而後更可以塞入手足,「峨眉大鬆穴」成了「峨眉大爛穴」漁潎漾漸,韍韎韶領甚至曾受過武當武俠聯手出擊的「絕戶虎爪手」!】宗維俠不懷好意的道。  【就不知道武當的「絕戶虎爪手」和我派的「七傷拳」比之如何?】常敬之跟著道。  【周芷若的穴能承受次次的摧殘,都要歸功於胡來大夫的妙手回春菄萛蓇蒴,骯髦髧髣這才能讓我輩中人能夠次次將這位賤女玩爛!】唐文亮道。  【玩爛女人的本事,我們五老可是首屈一指,少林將周芷若製成「精液肉鐘」供人敲鐘;武當將周芷若爪成「爛穴破鞋」供萬人殘踏,峨嵋直接將周芷若封為「峨嵋母狗」讓百條野狗與她成婚,我們崆峒可不能輸人哪!】另一位五老說道。  【既是如此,咱們便動手吧!】最後一位五老道,一個眼色,崆洞門人將周芷若抬起,兩腿拉開,將下體對著五老。  【拿美女來練拳,實是當今最大樂事啊!】宗維俠大笑,馬步站穩,當先朝周芷若的鬆穴發出一記石破天驚的「七傷拳」。  這一拳直直摜入周芷若的穴中,整條手臂深入其中,霸道的氣勁在周芷若的體內炸開來,就宛如炸彈直接在體內爆破一般!  周芷若的陰唇被這股龐大的氣勁炸得往外翻出,陰道內的精液也紛紛飛濺而出,數道不同的氣勁鑽入,在周芷若體內不斷竄流!  周芷若感覺宛若有七八條巨蟒同時鑽入自己的體內,在體內燥動翻騰,摧毀性的衝撞著體內的每一處,巨大的痛楚不斷襲來,很快的,周芷若口嘔朱紅,狂噴鼻血,全身無法歇止的痙癵。  【過癮哪~】看著美人吐血的美景,五老各各熱血沸騰。  【換我!】唐文亮推開宗維俠,站穩馬步,緊接著擊出第二擊七傷拳!  【呃啊啊啊啊啊~】口中爆出慘叫,周芷若全身劇烈抖動,抬著她的八名崆峒弟子幾乎抓她不住。  【這真是在妙不過的拳靶啊~】繼唐文亮之後,常敬之擊出第三拳!  周芷若如遭電擊,不停高速震動,兩眼上翻,幾乎要失去意識。  【可別昏過去了啊~美人沙包!】第四位接著上,第四擊七傷拳!  周芷若大張著嘴無法合攏,鮮血不斷從嘴角溢出,大小便齊流,全身僵直。  【打爛妳!】第五位用力擊出!  周芷若的大陰脣、小陰唇全被這兇猛的一擊震得外反出來,全身繃緊,皮膚甚至裂出小縫,鮮血從中噴了出來。  【崆峒五老每一拳都用上了十成功力,周賤貨會不會被他們活活打死啊?】陳友諒擔心的問。周芷若被玩得再爛都無所謂,但要是死了,那將這天下第一美女玩得爛還要更爛的樂趣可就沒了。  【夫人練有九陰真經,雖然只有兩三層的功力,但已足可自保,只不過經五老此番摧殘,夫人必定功體盡廢,並留下極重的內傷。】胡來撚鬍道。  【功體盡廢便罷了,反正這賤貨擁有一身武功也是無用,可笑是當初滅絕老尼傳她掌門要她光大峨嵋,她光大是光大了,只是是以賤名光大,現在誰人不知峨嵋母狗周芷若的大名?】陳友諒笑道。  就在陳友諒和胡來談笑間,崆峒五老已經一連擊了一十三拳七傷拳,遭受一十三拳七傷拳痛擊的周芷若,軟垂垂的掛在崆峒門人的肩上,模樣之悽慘,跟那些五老手下的女屍沒有兩樣。  周芷若的下體已經完全成了一坑血窟,分不清楚尿道、陰道、屁眼,鮮血和著精液變成混濁的紅白稠狀,一條條掛在跨間,腸子和肉屑也一併垂掛在外,周芷若的內臟已經近乎全毀!  而那被拳勁炸翻出的陰唇,如花般盛開,牢牢的貼在肚皮上,完全看不出這兩片爛肉,曾經是閉鎖陰道的門戶。  不只下體已成一片稀爛,周芷若全身無數個小血洞爆出鮮血不斷噴發,筋脈俱斷的她七孔流血,真氣逸散。  【唉~如此怵目驚心的拳交,還是第一次見到,周賤貨大概昏死過去了吧?】陳友諒嘆息。  不幸的是周芷若並未昏過去,半睜著眼,迷濛的醒著。  【這女人真是耐操啊~看來我們還有得玩!】唐文亮流著口水道。  【看這穴被我們搞成這樣,一次要容納我們五支屌也不成問題了。】常敬之笑道,接著五老將周芷若倒插在地上,五屌齊入,幹了起來。  【真是鬆呢!一次插入五根肉棒還能如此空曠,不愧是峨嵋大爛穴啊!】宗維俠翻著周芷若的爛陰唇不斷玩弄。  【還會呻吟啊~被我們玩爛成這樣還能活著的,妳是第一個呢!再呻吟啊~再用憎恨的眼神多看我們一點吧~】唐文亮甩著從爛穴中掉出的腸子。  【真是爽斃了!】常敬之一邊幹,一邊用腳狠狠踩著周芷若的臉。  另兩位五老則一邊幹著,一邊將整隻手臂伸進周芷若的屁眼和尿道。  可悲的周芷若之後兩個月在崆峒派慘遭暴力蹂躪,其虐待手段之殘,令得胡來不得不每天為周芷若醫治,也因為五老太過暴力,將周芷若毆打至流產了三次,於是胡來比照當初在少林受孕的方法,將受精卵移出孕育。  確保了崆峒派的種,五老下手更是變本加厲,最後統計,周芷若整整被毆打流產了十次!  最後的一天,不成人形的周芷若被擺放在崆峒派的大門前,供遊客觀瞻。  筋脈俱斷,全身骨折,周芷若的兩條美腿被折到腦後,和被絞斷反折的兩條玉臂交纏在一起,而將手腳捆在一起的,則是從肛門脫出來的腸子。  而那無限擴張的爛穴,更是擴張到一個無以附加的境界,由於兩條腿被往上掰斷,骨盆破裂,使得她的爛穴撕裂成一坑巨大的血窟,從中不斷流出精液和肉屑,更有被摧毀的臟器從中流出,除了心肺,周芷若的臟器已全被七傷拳的拳勁絞碎。  那總是被重點攻擊的巨乳,則變成了兩團噁心的青紫肉球,瘀血的奶子比之前更巨大許多,而裡面裝載的不是奶水,而是被內射進去的精液,正從奶頭潺潺流出。  雪白的肌膚,被毒打的滿佈瘀青、爪痕、齒印,並且被精液泡的發皺起來,那張絕世容顏亦無法倖免,給揍成了豬頭,一張櫻桃小嘴,被撕裂成血盆大口,裡面的牙齒俱碎,長舌吐出在外,鼻孔被手指貫入上翻,變成了醜陋的豬鼻,兩只清澈的大眼腫得瞇成了一條縫。  經過兩個月的暴力虐待,將周芷若的淫賤提升到另一個層次,居然對著將她打流產十次的崆峒五老眉開眼笑。  廂房之中,胡來看著幾乎成為一團爛肉的周芷若掏弄著肉棒。  能夠成為周芷若的主治大夫真是太幸福了,能夠看這個賤貨一再的被人玩爛,沒有最爛只有更爛,這真是人生一大樂事。  這種全身被玩殘的女人最能刺激胡來興奮,由於周芷若全身已經沒有一個洞能用了,於是胡來扯住她的頭髮,用她那被打成豬頭的臉磨贈肉棒,最後射進她的鼻孔裡。  【呼~真是舒服,也該辦事了。】胡來將雞巴上精液抹在周芷若臉上。  崆峒五老的殘暴胡來早有所聞,對於周芷若會被虐成什麼德行心中有底,所以早已備妥醫療用具,準備大顯身手。  首先要醫治那被射入大量精液的超級巨乳,胡來拿出了他特別研發的「搾乳器」,這搾乳器就是上下兩塊夾板將乳房夾在中間,然後將繩子用力一箍緊,木板便會將奶子夾扁。  這原本是胡來專為虐待而研發出來的刑具,卻不想可以派上用場。  胡來興奮的將搾乳器的兩塊夾板,夾住周芷若那裝滿精液的大奶子上,即將遭刑的周芷若眼神迷濛的看著,神情居然看來很是期待,被五老整整虐了兩個月,周芷若承受痛楚的等級又提昇了。  【要來囉!】胡來固定好夾板,興奮地道。  【啊啊啊啊啊~】用力一夾,周芷若吃痛呻吟,巨大無雙的大奶子瞬間被夾扁,大量濃稠的精液從奶洞狂噴而出。  搾乳器不愧是搾乳器,在胡來連續狂夾下,周芷若巨乳裡的精液被搾的一滴不剩,原本誇張的巨乳被擠成了乾扁的肉袋。  【哈哈~乾癟癟的奶子很有趣啊~】胡來將他研發的「生乳液」注入周芷若的奶子裡,注入這種藥水,不出一個時辰,奶水就會大量分泌,奶子便會回復成之前的巨乳。  第二個療程,胡來將周芷若的肚腹剖開,裡面的內臟除了心肺之外,都已損壞,胡來將他早就準備好的人工臟器換上。  之前周芷若的子宮居然能孕化出狗種,實屬意外,為此胡來特別研究,新為周芷若換上的子宮,極易受孕,而且能夠包容不同的物種。  縫上肚皮,胡來幫全身骨折的周芷若打上石膏,再為全身塗上藥膏包起,周芷若被綁得像木乃伊般,只露出頭和那尚未醫治的爛穴。  首先,胡來將用珍珠製成的假牙裝上,然後將周芷若的臉上塗滿雕塑泥,再用肉棒拍打塑型,為了這個療程,胡來還特別訓練過。  最後就是那已成血洞的爛穴!  「峨眉大爛穴」周芷若的淫穴總是被搞得鬆垮的離譜,而這次更是最嚴重的一次,整個穴擴張到最極限。  對上這種情況,胡來之前的整治手段也無用,必須想些新的法子。  胡來推出了他研發出的「吸陰機」!  這「吸陰機」的原理便跟鼓風爐一樣,只不過鼓風爐是將空氣貫入,而吸陰機因設計不同的關係,是將空氣吸出,藉此來達到縮陰的效果。  周芷若被虐得一次比一次慘,因此胡來早就秘密研發這項機器,果然這時便用上了,他將吸陰器的大口對上周芷若的爛穴,然後用力鼓動風箱。  這專為吸陰的吸陰器威力超強,在胡來用力鼓動之下,周芷若原來擴張到極限的爛穴居然漸漸收攏,而周芷若也在這台吸陰器強力的吸力下感到舒服而呻吟。  【好~好舒服呀大夫~我的魂都快給吸了去~】周芷若淫浪道。  胡來不斷鼓動,周芷若擴張的陰道不斷收縮,外翻的陰唇也縮了進去,最後周芷若的爛穴被縮得幾乎如尿道一般小,而那又黑又皺的陰唇,則像擰成一團爛布般別在陰部。  【這麼又臭又爛的鮑魚不要也罷!】胡來淫笑著將周芷若的陰唇切除。  然後胡來端出了他用周芷若的細胞培植製成的乳頭和陰唇(胡來真是走在時代尖端的古代生物學家)。  這培植出來的乳頭,色作粉紅,敏感易激凸,輕輕一捏就會分泌出乳汁,自然奶洞可以無限擴大,供人享受插奶之樂,更重要的是,乳暈經過胡來特別培育,居然呈現花型,配上周芷若那又大又挺的渾圓巨乳,堪稱是天下第一的絕世美乳!  而培育出來周芷若的陰唇,也是色作粉紅,片片淫肉如閉合的花瓣,層層疊疊有十來層之多,能夠將陰莖緊緊銜住,帶往更深處,就是一個欠人插的逼。  雖然周芷若注定是一個會被人玩爛的賤貨,但依舊要讓她呈現完美的狀態在來讓人將她玩爛,尤其是巡迴任幹第五站的崑崙派掌門何太沖,乃是眼界極高的癡漢,不是真正的絕色美女他還看不上眼,而周芷若號稱武林第一美人,何太沖對她的標準自然就更高了。  據傳何太沖乃是一位調教聖手,共有十幾位小妾,各個長得美若天仙,這些小妾原本俱是名門望族的千金小姐,或是武林中名門正派的高徒,各個都是身份不凡,品格高雅的人物,卻一一失身於他,然後一一被他調教成下賤的癡女,在崑崙派被當成性奴隸,任何太沖和所有崑崙派門生糟蹋玩用。  當初美名傳天下的「最清純的女俠」周芷若曾經是他的目標,只是峨嵋掌門滅絕師太看得太緊,致使他一直無法向周芷若伸出魔爪。後來周芷若在丐幫被陳友諒調教成萬人騎的騷女,以一文錢出租做雞時,何太沖深恨調教周芷若的不是自己,並且引以為恥,賭氣不去一插周芷若這萬人插的破敗香爐,想不到這麼一賭氣,三年便這樣過去,若不是這次周芷若巡迴任幹,這武林的調教聖手始終便會不到周芷若這絕賤癡女。  周芷若巡迴任幹的隊伍從崆峒到崑崙一路迢迢終於來到,何太沖和太座夫人班淑閑領眾弟子在門口相候,到底調教聖手將會如何出招,請期待下回分曉。

本站由:陳友諒調教周芷若第二部8~11 www.dyxxoo.com 提供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請勿進入,否則後果自負!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