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瘋歡熟女      
??92年,我哥哥帶著嫂嫂和8個月大的侄兒回到老家過年,嫂嫂是第二次來老家(第一次是結婚時),而帶嫂嫂遊玩的任務就落到了我的頭上,那一年我剛參加工作,還沒女朋友,不是我長的有礙市容,我可是學校中有名的帥哥(自我陶醉中),只不過因為家教很嚴。? ? 我嫂嫂人長得一般,不過並不難看,只是沒有驚艷的感覺而已,可卻有豐滿的乳房和臀部,而且身上有種十分好聞的味道。? ? 接下去的兩天裡,我陪她逛遍了老家的名勝古蹟,關係十分融洽,而她也明顯注意到我時不時瞄向她胸部和臀部的眼光,但她並沒說什麼,反而常有意無意的讓我的手碰到她的身體(也有可能是我自做多情)。? ? 第三天,我帶她去的是市郊的一處風景點,在那玩了會兒,嫂嫂說累了,她想歇會,正好斜坡上有一些情侶屋,像鳥巢一樣用木架支撐在半空中,於是我提議租屋看風景,嫂嫂同意了。? ? 我們上了「鳥巢」,管理員拿來茶水和零食後就搬走了梯子,「鳥巢」只有一條門、一扇窗、一張小方桌和兩條長凳,勉強可坐四個人。我和嫂嫂脫去大衣坐了下來,聊了會兒,我的視線又落在嫂嫂被毛衣襯托的圓渾飽滿的胸部上,小弟弟不聽使喚的怒漲起來,嫂嫂注意到我的眼神,也有些不自然……嫂嫂有點受不了這種尷尬的氣氛,站起來想去取掛在門後的大衣,可我實在忍不住她的臀部在我眼前晃悠,一把從背後抱住嫂嫂,嫂嫂卻意外的沒有出聲和反抗,而是將頭仰靠在我的身上,我七手八腳想脫去嫂嫂的衣服。? ? 嫂嫂輕笑著制止了我的動作,自己將短裙內的羊毛褲、毛線褲和短褲脫了下來,我也學樣將褲子脫到了膝蓋下,嫂嫂看了看我粗大的陰莖,笑著說了聲「好大」就用雙手伏在桌上,將臀部展現在我眼前。? ? 我學黃片從後面來的姿勢,不料小弟弟卻根本找不到陰道(^_^)。? ? 在嫂嫂的牽引下,我才第一次進入了女人的身體,頓時一種難以言表的快樂感覺包圍著我,我第一次就用這種姿勢抽插著,也不知是怎麼回事,始終堅挺不洩。一開始插進去她裡面還是幹,動作有點澀,後來慢慢地就滑了。? ? 嫂嫂也慢慢開始動情,壓抑著呼吸,只有我在她的小穴中抽插的一點聲響,在她體內磨擦時滑膩而又略帶阻力的感覺,對於第一次做愛的我,真是無法用言辭來形容。? ? 說來也奇怪,我的第一次做愛竟足足抽插了半個小時多(約莫40多分鐘)才射精,而以後和嫂嫂做愛的直接運動時間再也沒到過這麼久,這也使嫂嫂一直都不相信是她使我真正成為男人。? ? 自從和嫂嫂有了第一次後,雖說心裡覺得對不起哥哥(後來知道哥哥性觀念也十分開放),但我控制不住剛甦醒的性慾,抓住一切可能的機會與嫂嫂做愛,而嫂嫂雖然對我旺盛的性慾感到驚訝,但從沒拒絕過,在床上、野外、天台、樓梯間……每次都會想法滿足我的慾望,盡享偷情的愉悅。? ? (二)過完年後,大哥和大嫂帶著侄兒回外地了,我也回去上班了,而我剛被喚醒的慾望也僅僅發洩了幾次就被迫終止了,這對剛嘗到魚水之歡的我簡直是一種折磨。在這段時間裡我叫過幾次「雞」(我經濟上十分寬裕),但很快就讓我倒了胃。? ? 經過大嫂的調教後,我開始注意比我年齡大的成熟女人。? ? 這時我單位中的一位女人引起了我的興趣。? ? 因為我剛工作,被領導指派由她擔任我的業務指導,那時我22歲,而她已34歲了,但保養的好看起來才27、8歲左右,頗有幾分姿色。? ? 說實話,剛開始時我對她只是欣賞,因為她大我許多,而我當時只注意小MM,後來和大嫂有了關係後,我才對比我大的成熟女人產生了濃厚的興趣。況且由於工作的關係,她也是我接觸最頻繁的成熟女人。? ? 於是我開始留意起她的一切,她個子1.67M,體重62公斤,(這是通過單位體檢時得來的),胸圍**,腰圍**,臀圍**,「呵呵,不是保密,而是我忘了當時的數據,是當時用其他藉口騙來的,好像是90、75、94(當時是剛開春時)」,還得知她23歲就有了一個女兒,家境較富裕,唯一引起我注意的是她老抱怨自己的老公怎麼怎麼不如別人。? ? 有戲,我在心裡暗自得意了一番。? ? 可以想像和現實畢竟是有差距的(真理,TMD真是真理),因為大家是同事,我又是新近職員,所以我沒有絕對把握不敢輕舉妄動,而每次當我找到機會時,卻又做賊心虛而錯失良機。? ? 時間飛逝,轉眼又過去一年,我因為表現積極在被領導賞識的同時也終於被她看中(成功了,煙花飛起來,鑼鼓敲起來),慢!?……不要誤會,看中我,只是把她那剛大學畢業的外甥女介紹給我認識。? ? 小姑娘長得很不錯,氣質好,又是漂亮+豐滿(心裡話——90分),人也挺聰明——沒被大學裡的色狼糟蹋(加120分)。? ? 試想一下:一個210分的女孩突然出現在你眼前,你會怎麼選擇?於是以前的目標變的模糊,最終我成了她的外甥女婿而不是情人……(三)97年的元旦我結婚了,可以說我是「奉子成婚」,同年七月我成了父親,此時的我在別人的眼裡是多麼的幸福:成功的事業、美貌的妻子、可愛的孩子、還有寬敞的住房,似乎我這年齡該有的我都擁有了,我自己也沈醉在喜悅之中。? ? 我忘了一條真理:「世上沒有絕對的完美。」? ? 98年是一個令我終生難忘的年份,開春後我因為工作需要,頻繁出差和學習。和妻子感情倒是沒有什麼變化,但是在性的方面畢竟是由於時間長了,漸漸的也淡漠下來,加上我經常的出外忙業務,對她的關心也漸漸的少了起來,特別是在忙了一天後,常常一上床就呼嚕大睡,顧不上她的一些溫柔舉動了,就是在偶爾的一、兩次中,我也是倉促上陣,快速下馬。? ? 日子一天天的這樣過下去,平淡而又匆忙,我大大咧咧的慣了,也沒注意到妻子的一些變化,很細小的變化,就是注意了,也沒往哪裡多想,總之,她這段時間比較的愛洗澡,愛上街添置新衣服,有時我出差回來,家裡一看就是幾天沒生火了,乾淨的叫人感覺不像是家。? ? 九月份中旬的一天(具體日期我記不清了),我坐在從北京回家的航班上,一路上一邊和隨行的同事開著玩笑,一邊想著如何給妻子一個小小的驚喜:就在動身回家的前一天夜裡,妻子在電話裡問我的歸期,我裝著無奈的對她說可能還要3、4天才能回家,所以妻子絕對不會想到我今天回家。? ? 想起出差時妻子每天電話裡的愛意和關心,我心裡一陣溫暖。? ? 單位裡的車把我從機場送到家門口就離去了,我回家一看,家裡冷冷清清的沒有一個人,我看了看時間:晚上八點,還早,於是我設想了所有的可能:她在娘家;要麼在單位加班;或者和朋友出去玩了;或者……突然一個可怕的念頭出現在腦海裡…………我搖了搖頭,把這種猜疑甩了出去,妻子身邊向來都不乏追艷一族,要出軌也不會等到現在,何況妻子是那麼的賢淑可愛,平時待人接物都落落大方,根本就不存在這種可能。? ? 猜疑往往會毀了一個幸福的家庭,更何況曾相約白頭偕老,我心中暗暗自警。心裡重新賦予妻子信任後,還是想給她一個驚喜,所以並沒有打電話催她回家,也沒有開燈,而是走進書房躺在搖椅上閉目養神。? ? 時間好像過去了好久,還沒見老婆回家,我急了,可一看時間我又不禁啞然失笑:才過了半個小時,看來等人的時間確實難熬。? ? 我也不躺了,站起身走到窗前看樓下的情形,盼望看到妻子那迷人的身影,想著、盼著……一股久違的激情油然升起,彷彿我又穿越時空,回到了當初熱戀時分。? ? 在遐想中十多分鐘很快過去了,還是沒看見老婆出現在小區道路拐角,倒是讓我注意起樓下一位和我年齡相仿的年輕人,他站在不遠的暗處好像在等人。? ? 閒得無聊,我開始興致勃勃的觀察起來。? ? 是誰呢……看不清楚。? ? 帥哥……還是醜漢……無法預料。? ? ……不過我敢肯定兩點:? ? 一、他在等人。? ? 二、我回來時絕對沒看見他。? ? (四)正在無聊的琢磨他時,我看到他從暗處走了出來,好像是他迎向什麼人,借助路燈的光線,我舒了口氣,終於看見他的面目,原來是我的一個死黨,他老婆還是我老婆的好友呢。? ? 這傢夥就喜歡到處拈花惹草,這習慣結婚後也沒改變,其實他老婆相貌也不錯,雖然沒有我妻子漂亮,也是中上之姿,身材也不錯,凹凸分明。? ? 我暗笑,心想這傢夥老婆懷著孩子,八成是精力無處發洩,自己跑出來在外面打野食,大概這回又是看上小區裡的哪位姑娘了吧。? ? 順著他視線的方向,我想看看那女孩的摸樣,卻驚訝的看到妻子出現在視線中,一件鵝黃色的束腰連衣裙把1.64M、86、65、88的身材襯托的十分誘人,披肩長發使她那瓜子臉顯得分外清秀,隻身一人,孩子大概又放在外婆家了(她娘家有保姆),不過我馬上就釋然了,因為我還有他妻子的關係,我妻子和他也是朋友,他的行為也是正常反應:在等人時,看到熟人,於是上前打招呼。? ? 不料我卻看到截然不同的反應:他們兩人明明都看到了對方,我老婆好像根本不認識他,逕自走進樓道,而我朋友也似乎一點都不介意,視線緊隨著我妻子的身影,仍舊站在樓下,只是不時擡頭看我家???? ? 難道……那種不詳的預感又浮上腦海???? ? 書房有窗簾,又是關著燈,所以我不但心他看見我。我摔摔頭,把疑惑暫時放在腦後:我聽見了妻子上樓的聲音。? ? 當時房子裝修時,我們為了隱秘,將主臥室和旁邊一間臥室打通,將那臥室作書房,從客廳進臥室必須先經過書房,而且客廳處也少了一道門,又為了不影響休息,我們把兩個房間除了留出幾個錯落的工藝品位置外重新用木板做衣櫥及電視機櫃隔斷並開門,並且在書房隔出了一個小儲藏室。? ? (此處缺整套住宅示意圖,本來想讓各位大大有個直觀的瞭解,可兄弟我愚笨,沒有解決如何將圖附貼的問題,只有以後再彌補這個遺憾。)現在的我就在儲藏室中,門上有一些百葉,葉片向下,從裡面能看見外面的大門和客廳的大部分,而外面除非趴在門外望上看才能看見儲藏室的上半部分。? ? 透過門上的百葉,我看見老婆開燈換鞋走進客廳,沒有聽見鎖門聲,應該是老婆沒有鎖門只是把它虛掩著,我正納悶想出來時,卻忽然聽見一個人推開虛掩的門進來又隨即關上門。? ? 那人走入了客廳,我仔細一看,是個男人,居然就是剛才在樓下的我那個朋友,我隱約聽見他在輕聲說話:「怎麼這麼長時間?我都在下面等了半個多鐘頭了。」? ? 「你打電話時我不是說在給兒子洗澡,總不能說走就走。」? ? 也許是剛才的一幕給我一種不祥的預感,我並沒有急著出來,而是仍舊躲著不動,反正她現在不會來看這個儲藏室,更何況我把鞋子也穿了進來,根本不用擔心會給他們發現。? ? 客廳裡的兩人突然沒了聲音,那小子一把將我老婆摟在懷裡,一邊親著嘴,一邊將手在我妻子豐滿的乳房上面抓捏著,隱約聽到「嘖、嘖」的親嘴聲和喘氣聲。? ? 頓時我的大腦「嗡」的一聲一片空白,突然想衝出去狠揍姦夫淫婦(我讀書時候常打架)。? ? 朋友???? ? 妻子???? ? 我的心情如同打破的瓷器。? ? 支離破碎。? ? 永不復原。? ? 遺憾……可同時一種異常的興奮也油然而起,我最終狠下心看事態的發展,想從中搞清楚事情的起因。? ? 過了一會兒兩人分開了,我老婆朝書房走了進來,雖然我知道外面看不到裡面,但還是下意識蹲下了身體。? ? 妻子開了燈,旋即進了臥室,接著傳來臥室的開燈聲、拉窗簾聲,接著聽到客廳「啪」的關燈聲,那小子也進了書房並且關上了門,我看見透進來的書房燈光也滅了,他直接進了臥室而且關上了門……因為書房和臥室間的工藝品架是貫通的,所以我清楚聽見他們嬉笑打鬧的聲音,我聽見那小子要和我妻子先那個一下,妻子堅持先洗個澡,最終兩人進了浴室傳來沐浴的聲音,沒多久,就聽見他們上了床並關了燈。? ? 我按耐不住刺激,偷偷打開儲藏室的門,脫下鞋輕手輕腳來到工藝品架旁,往臥室望去……因為我的眼睛一直處在儲藏室的黑暗中,所以臥室和書房的一片漆黑並沒有完全剝奪我的視力。? ? 我隱約看到那小子和我妻子全身赤裸的躺在床上,妻子身下還墊著塊大浴巾(我妻子做愛時喜歡在身下墊塊浴巾,免得有時太興奮而搞得床上黏黏糊糊的不舒服),那小子一邊和她親嘴,一邊在她豐滿的身體上亂摸……過了會兒,我聽見他讓我妻子含他的那個東西,讓我略為安慰的是不管他怎麼哄,妻子仍不肯親他那兒。? ? 他見遊說無效也放棄了努力,只見他支起身壓在她身上,而她也支起雙腿配合他,只聽見妻子輕輕發出「嗯」的一聲,我知道他那東西已經捅進了陰道,這傢夥急色鬼似的越插越快,才20多下就伏身不動了……不一會兒,妻子擰亮了床燈,我趕忙低下腦袋,只聽見臥室裡響起「悉悉梭梭」的面巾紙?下身的聲音,妻子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我想要睡了,你回去吧。」? ? 我嚇了一跳,剛想爬回儲藏室,聽到我「朋友」回答:「平時我找你,你總是推脫不方便,今天剛搞了一回還沒盡興你就要我回去啊,反正今天你老公又不回來,而且我今天和家裡說過不回去了,你讓我露宿街頭啊?」? ? 我妻子「哧」的笑了聲:「我明天還要上班,前幾次你在我這兒過夜,結果我沒一夜睡得安穩。再說我畢竟是有家庭的,我也不想改變目前的生活,如果不是那次稀裏糊塗被你玩了,我也不會同意和你保持這種關係。回去好嗎?」? ? 他也笑了:「每次做愛時你都很配合,說明你也樂意,不是嗎?我就喜歡你這種溫柔順從的性格,媽的~~(不好意思,略去我的名字)到底積了什麼德,居然討到你這樣漂亮豐滿的老婆。」? ? 臥室裡沈默了會兒,燈滅了。? ? 「別咒我老公,他挺不錯,只不過交錯了你這樣的損友。」? ? 「什麼呀,你老公沒準正樓著哪個『雞』在睡呢。」? ? 「不可能,他和他單位裡的人一起去的。老實說,你是不是叫過『雞』?」? ? 「沒有,我從不找『雞』。」(實際上這傢夥平時經常找「雞」,現在居然裝聖人,TMD)「老實告訴你,你如果叫過『雞』就別再碰我,我可不想染那種病。」? ? 「我發誓……」? ? 臥室裡兩人嬉鬧著……隨著事情的明朗化,我的頭腦卻異常冷靜起來。? ? 從他們的對話裡得知,他們之間這種關係應該不會很久,是什麼時候呢(我至今仍未最終證實)?? ? 回想起過去一段時間,應該是過年後,那時我妻子產後的體形已完全恢復,根本看不出她已生過孩子,相反比以前還多了種成熟的韻味,可能是三月份,因為當時我這死黨老往我這兒湊,有時一週裡往我家跑5、6回,不過三月份我沒出差,好像又不大可能。? ? 最有可能是在五月初,他在我出差時經常打電話給我,估計就是摸我的行程安排,而且當時我妻子正給孩子斷奶,有一週時間孩子放在妻子娘家不見面,那時我也正好在南京。? ? 沒錯,我想起來我從南京回來的當晚,他也過來串門,看見我在家時好像有那麼點失望的感覺,而且當時我妻子看見他似乎也有點異樣。? ? 從六月底後,我連這次共出差了三次,累計20多天,這傢夥只打了2個電話來,估計這時候他應該已經得手,才不需要每次都從我這兒打探行程(這傢夥老婆在家,酒店開房——估計可能性不大,應該每次或大多數就是在我這裡苟合的,操他媽的,一想就來氣)。? ? 正想著,臥室裡又傳來一陣陣動靜,我偷偷探頭一看,只見兩人又在被窩裡翻滾起來。(我忘了說明了,我家在夏天睡覺時開足空調,所以也蓋薄被。)只聽見我這損友又在慫恿我妻子吞他那「棍棍」,而妻子堅決不同意,(其實我老婆的口技不錯,很柔很爽,不過每次前提是我洗乾淨才行,而且決不吞精。)這傢夥無奈下只好直奔主題……一會兒是傳統姿勢,一會兒是側後位,他急促的呼吸聲和妻子的輕聲呻吟不斷刺激著我的大腦,肉棍抽插時發出的液體聲和肉體的碰撞聲清晰可聞,期間還間或夾雜著妻子被他突然的深入而不與自主發出「啊」的吃痛聲。? ? 不一會兒,妻子就到了高潮,可能剛才射過一回的緣故,這次這傢夥十分持久,後來大概累了,他坐了起來,要我妻子用女上位,被子也滑落一旁,妻子和他相擁用女坐上位套弄起來,過了一會兒又要用狗爬式……突然這傢夥好像檢到了寶:? ? 「哦,哦,你下面怎麼突然變得這麼緊,一下一下好像在用嘴吸我?」? ? 「舒服嗎?」? ? 「舒服,舒服,別停下,哦……」? ? 說實話,我妻子的陰道絕對是個『名器』,裡面層層疊疊的,一夾吸,好像無數張小嘴在舔,而且不管幹多久,她那陰道口都會很快閉合上。? ? 白便宜了這小子,在妻子的「殺手?」下這小子沒堅持多久就射精了,這次他累的夠嗆,整個軟倒在我妻子背上把她也壓倒在床上,許久,這小子才從我妻子身上下來躺在一邊,估計這傢夥這次的精液射的並不多,妻子可能累極了,居然也不擦拭一下,翻過身一把抓過被子蓋在身上就睡了。? ? 眼前的一切已經是事實,這種事有過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我曾想到離婚,看看依舊溫順的妻子和可愛的孩子,再想想可怕的輿論,我退縮了。? ? 說實話我對這種事並不是看的很重,何況我也可藉機嘗試更多MM,我氣惱的是他們不該背著我偷情,也許換個陌生人我會容易接受些,不過也許那時我也無法忍受,天才知道。? ? 我經過衡量後決定不打算捅出去,而是接受這個現狀,只要他們不要外面不要搞得太過張揚。? ? 從平時的感覺看,妻子畢竟還愛著我,何況我也不是完人,自我解嘲扯平了事。? ? 看來妻子確實不能太漂亮,否則就算她沒這個心,別人也總會找到機會,真是真理。? ? 還有個奇怪的現像我迷惑不解,我居然發現我偷看時十分興奮,這種感覺刺激程度前所未有,等臥室裡傳來鼾聲後,我小弟弟怒漲的簡直再也無法忍受,於是偷偷跑出家門,已經半夜2點多了,沒辦法,連如他們所說找一家美容髮廊叫了個「雞」一洩了事(當然帶套)都辦不到。? ? 不過經涼涼的夜風一吹,我高漲的情慾自然也消退到可以控制的程度,但一想到那個傢夥可以不用帶套就肆意玩弄良家婦女,而我卻無奈街頭流浪,我就恨的咬牙切齒:總有一天,我也要把你老婆玩了。(可以欣慰的是兩年後的一個夏天,我終於達成了心願,他並不知情,不過這是後話,這裡就暫且不提了。)我在賓館過了半夜,眯眯糊糊中想了回兒,終於沈睡,一夜噩夢。? ? 第二天一早,我就打電話給妻子,對她說我今天回家。? ? 下班回家後看到整潔乾淨的臥室,簡直懷疑昨晚是不是做了個夢,只有已洗的乾乾淨淨略帶著潮氣的浴巾提醒我不是夢,但又不能證明什麼。? ? 當晚我不顧妻子身子的疲倦,不停的發洩,妻子詫異我的異常,卻仍極力地迎合著我,一如往常,只有我心裡清楚:妻子再也不是那個以前清清純純的女孩了……而隱約間我似乎也改變了很多……

本站由:瘋歡熟女 www.dyxxoo.com 提供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請勿進入,否則後果自負!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