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友列传】(01)【作者:ladyfeeteater】   [db:来源]   
字数:576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1—ss(上)

  人年纪大了就喜欢回忆。一旦记忆的闸门打开,曾经的女人们如同流水般漫过我的脑海,趁着形象尚且鲜活温热,还是记录下来比较稳妥。

  ss不是我的第一个女人。上世纪80年代末帝都大学的生活都是千篇一律的,中学的女友在第一年就因为异地而分手了,日子在旷课、踢球、游泳、各种文艺活动中渡过,挂科从惊惶到处之泰然……幸好我动手能力还比较强,大三上学期竟然混了个实验科代表。

  开学没多久的某次实验课上,助教领来了一个女孩介绍给大家:ss,化学系高一届学长,因为选修了双学位故而加入我们的实验课程。第一印象:好高的个子!比我恐怕都要高(后来知道是173,我172),体格看起来很健康匀称,长胳膊长腿前凸后翘,长相当时看只能算中上——典型的高鼻深目,让人怀疑是不是有色目人血统:)。因为我是科代表的缘故,老师安排ss和我搭一组,我当时处于浑小子状态,自然是无可无不可。

  ss很开朗,很快就和我混成了……铁哥们。不久我就了解到她父母是中科院化学所的研究人员,而她正在备考托福目标是出国留学——那个时代出国留学是多数大学生和他们家长的终极理想。

    混熟以后交往就多了,她经常给我带饭,我也有时候去球场看她打排球(她是排球队的);我因为学校支持学生科研的缘故有自己掌握的实验室,有时候晚上熄灯以后她还会来我的实验室继续用功她的托福——实验楼不熄灯——同学都笑称我们在谈恋爱——其实并不是,就哥们而已。

    这期间其实我还短暂有过一个女朋友zy,ss因为我的关系和zy也很熟悉,也在这一段她托福和gre都考到高分开始申请美国的学校。

  zy面容姣好白净,165高身材也很好,尤其是一双脚丫非常漂亮;我是大大的足控(而且是虐足控,这个不敢和zy说,但敢和ss说虐足的各种YY),兴奋之下经常和ss谈及各种我和zy的不可描述尤其是如何研究把玩zy的脚丫,以及和zy感情中的种种郁闷——虽然很快滚了床单,但期间恋爱一直不是太顺,主要是她和研究生前男友总是纠缠不清(zy的事以后专文讲)。

  这个状态一直保持到到第二学期她跟我们上的实验课快结束,这时发生了一件事:我病了。某日上实验课时ss发现我好像有点没精神,就问我:「哪儿不舒服?」,我说「没有啊」,她用手摸了摸我脑门「发高烧了!」——我虽然觉得没啥但她不干了,逼着陪我去校医院看了病,一量体温39度,医生判断就是感冒发烧,开了点阿司匹林和克感敏就让我回宿舍休息去。

  当天晚上她给我打了些粥到宿舍,第二天她中午下课就又到宿舍来看我还带了温度计,结果烧更高了,40度!

    我这时也感觉有些不对劲,ss急了说必须去友谊医院看(我们学校的对口医院),我说去友谊也挺折腾,还不如我回家去父母单位的职工医院呢,ss二话不说就扶着我(这里的回忆有些分歧,ss回忆说我当时已经没力气了,是她扶着我下楼的,我记得是我自己走路)下楼,骑上自行车后座带着我去公交车站,然后陪着我坐班车到我家里(我家是离市区很远的一个单位大院,从学校回去连公交带班车要三个多钟头),把我移交父母以后她自己又坐班车回城——ss走了以后我母亲问我那是不是我女朋友,我说把大概关系说了,然后老娘说「真是个好姑娘」。

  当天晚上我就被确诊为「急性支气管周围炎」,医生说再晚一天就会很危险,于是留院当天夜里挂了4瓶各种药水,以后每天上午两瓶,下午一瓶……一直挂、一直挂,最终挂了两星期才结束治疗。我躺倒的第一个周六下午(学期课程已经结束了),ss又来看我,这时我已经无聊到快傻掉了,看见她穿一条牛仔裤长腿翘臀、白衬衣角扎在腰间、凸凸的大咪咪、自来卷的长发披在后背飘然而入,真是眼前一亮。

  她从城里带了水果,又我家里拿了饭到病房,同病房的都夸你女朋友真好,ss红了脸也没说啥,把我连续挂水扎针弄的有点肿的手和小臂慢慢按摩着放松,我当时感觉:这特么真要成女朋友啊!可是我们完全不可能有未来的,当时出国这件事还很稀少,而且出去了大家都是打定主意不会回国地(谁能想到20年后的回流潮呢)。

  一个女孩子又不是我女朋友,当天晚上当然不可能住我家,我父亲给她安排了单位的招待所过夜;第二天她又到病房陪我大半天,早饭午饭都是她去取送,午饭后我们聊天,说到期末考试我肯定耽误了,只能等放完假一开学安排单独补考,她告诉我已经替我办了申请手续,复习材料和笔记已经替我借好,暑假就啥都别惦记好好念书吧……哭死我。

    ss走后的一个星期里,母亲告诉我她往我家打过两次电话问我病情,继而就埋怨我这么好的姑娘又漂亮为啥不跟人家好?我说人家托福和gre都是高分,马上要出国的,母亲哦了一声也就不说啥了。

  又是周六,中午时分ss一袭白色的连衣裙又飘然而至,身材真的太炸眼了,水果、午餐一一摆上看着我吃完,一边帮我揉着胳膊一边跟我说:学校申请下来了,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全额奖学金……我手一紧捏住了她的手……ss小声问:怎么啦?我赶紧松开说:那太好了喜事啊,啥时候报到?ss说报到时间是九月中旬,九月初要到美国安排一切……之后她也不揉了,两人的手轻轻捏在一起很久……当时是六月底,就是说还有两个月多一点点……护士来给我挂下午的水,才打断了这种沉默。

  其实住院一个星期我就完全康复了,后面再住院挂一周完全是巩固性治疗。
  ss说我妈让我回家一趟一起吃晚饭,她先回去晚些再回来接我,我说不如等挂完水一起回吧省得跑两趟,她就一直给我揉扎针的胳膊直到挂完,收拾东西的时候,她俯身到床另一侧拿饭盒,大咪咪坠在我面前一阵香风拂过,我抬了下头深吸一口气……ss瞪了我一眼,也没说啥。

  回家的时候,我继续坐自行车二等,搂着ss结实的细腰真是别有一番滋味,硬了。回到家,我第一件事是洗澡,医院待的时间长了身上一股来苏水味道,我洗完了ss也去洗过,然后ss就要去帮我老妈做饭被轰了回来和我一起看电视:刚洗澡别再沾一身油烟。吃饭的时候,我父亲还专门打开一瓶桂花陈酒,一人给倒了一小杯,说:给小s庆祝一下顺利留美,大家愉快地干了杯。饭后我要回医院继续蹲禁闭,ss回招待所,一起出来以后ss就说还是先送你去医院,我说我其实已经没事了我骑车吧,ss没说啥就坐在后座搂着我腰,好带感的……然后……然后我没去医院直接骑到了招待所。

  俩人沉默中一起进了房间,关门,我一把抱住ss,她使劲推着我的肩膀「你干什么……你干什么」,我不理,一手勾住腰,一手就按在她鼓鼓的大咪咪上一抓一揉……瞬间ss就软了,嘴里轻声嘀咕着「这样不好,这样不好」,身体却不由自主地贴在我身上,头和我交错着紧紧揉抱在一起,这时只剩下两人粗重的呼吸声;抱了一会我松开腰上的手插入她脑后的发际,略一用力把头扳过来一口吻住嘴,开始她只肯撅着嘴唇和我对吻,在反复撬动下终于松开牙齿放我舌头进去,我一下就搅到她的香舌狠狠吸住,ss从鼻子发出嗯嗯的享受声音,身体彻底软下来要站不住了。

  我这时鸡巴已经硬得翘起来要爆炸了,赶紧放开胸一边接吻一边半抱着她一点点挪到床边坐下,顺势就推倒一手揉胸一手托头继续嘴对嘴狂吸……我此时打定主意必须一鼓作气,于是手伸到她背后拉开了连衣裙拉链,把胸罩向上一推,两个大咪咪立刻蹦出来晃动着摊在胸脯上,嫩粉的小奶头挺立在不大的乳晕上,ss浑身都在颤抖,嘴里呓语着「不行,不行……」,我哪管那么多一口就吸上去,舌头轻轻撩拨着乳头,这时她从嗓子里压抑着声音发出一声长长的「嗯————」,接着双手就抱住我的头往自己胸前使劲按下去。

  左右轮流吃着奶,我一只手向下摸去,飞快地插进内裤按在湿滑的缝隙里,ss双腿一紧死死夹住我的手指让我完全没办法动,嘴里带着哭腔说着不要啊不要啊,我哪里肯放弃,使劲嘬了几口大咪咪,然后凑在她耳蜗边轻轻的哈着气说「你不松开我拿不出来啊」。ss轻叹着发出一声舒服的声音,腿慢慢松开了,我趁机用手掌彻底捂在湿滑地带,还快速的抖动刺激,她几近崩溃地从鼻孔里发出长哼,双腿彻底松开挺着腰向上找寻更大的刺激。

  我又亲了下嘴巴,说道「我要看看它」,没等她反应过来就扒开双腿一口嘬在缝里的软肉上,ss浑身一震,把臀更加用力地向上挺动,哼哼哼地乱叫,我这时我反而不急了,轻轻地一下一下地在缝里舔动,时不时在已经凸起到发亮的小豆豆上扫一下,一只手伸到前面在乳房上一边轻轻捏着乳头一边揉动,不到两分钟ss全身逐渐硬化,头反仰着把后背顶离床面,颤抖也越来越厉害……瞬间完全定格,压抑着发出响亮的「嗯!——!——」一直到气尽以后继续定格、抖动,十几秒后全身突然一松落在床上大口大口喘了气,嘴里反复说着「你弄死我了、你弄死我了」……

  我飞快地脱脱掉裤子,已经涨得快要爆裂的大JB在她嫩缝里一下一下地蹭,嘴在她的脖子和锁骨窝里舔来舔去,ss哼哼着把臀又向上挺起来,双腿不由自主地勾在我后腰,我扶着JB顶进YD口慢慢前后微动,感受到水滑紧致的软肉包裹了GT酥痒难当,然而再进入一点就被密实的肉膜挡住了,ss脸蛋涨红了闭着眼仍旧一下一下挺着腰,我看火候差不多了于是沉腰用力一挺,ss「啊——」一声叫出来「疼、疼、疼……」,其实我JB也有点火辣地疼,太紧了,她YD里几乎是痉挛性的收缩着,双腿死死夹住让我动弹不得。

  我托起她的头卖力地搅舌深吻、舔吸脖子、在耳朵上哈气轻咬,顺便耳语「放松一点会好过些」,ss僵硬的身体慢慢松下来,我一点点把JB往里面深入,ss的YD里是滚热的,感受着一圈圈密实的软肉,它们在痉挛抽动中狠狠地揉捏刺激着GT,如同有一股股电流从我尾骨向上直冲到脑门,在JB完全没入的时候,我大脑里轰然作响死死抱住她美好的肉体大吼着……射了……

  JB一下一下的跳动,ss一下一下地颤抖,射尽了以后jb有点微软,ss身体也逐渐松下来,包裹感仍旧,我开始一点点前后慢慢抽送,几下就又硬如钢铁,爆炸般的快感一波波传来,慢慢抽送慢慢抽送,ss哼哼着紧抱了我的上身,两人发疯一样地互相吞吃着对方的舌头,不知过了多久,我感觉浑身毛孔都逐渐在快感的催动下战栗起来,憋涨感在jb根上越来越强,直到完全无法忍受而爆炸开来,此时ss挺腰送臀接受着我的发射,直到JB逐渐软下来——这次是真软了。我趴在她身上,俩人一直抱了很久很久,直到我都快睡着了……ss翻身反过来压住我,捧了我的头睁大眼睛看着我微笑道:「你耍流氓,我被你糟蹋了」。

  我摸着她仍旧氲红的脸蛋:「很疼么?」

  ss:「疼死了,跟被撕开似的,现在还火辣辣的呢……」

  我俩一起看向床单,一摊水混着红艳的血斑,jb根上也是,我要看她下面,ss推着我不许看。

  「对不起……」

  「嘘……」她一根手指按在我嘴唇上,眼睛睁大了看着我「我愿意的」,继而坏坏一笑「但你要补偿我——」

  「怎么补偿?」

  「再来一次」她低了眼睛抿着嘴,脸上更红了,「先去洗洗,都是汗」
  我父母单位的招待所,因为经常接待国外专家的原因,在那个时代是非常「豪华」的——每个房间内都有卫生间——但是,不到晚上8点没有热水。
  我们互相揉抱着进了浴室,先开始是相互一点点地撩着水适应温度,后来就干脆抱在一起在喷头下面尽情地冲凉——嘴里还大声唏嘘着「好冷、好冷……」
  现在想起来真是年轻抗冻啊。冲完凉擦净,我的小DD又支楞得高高的啦,ss用手一下一下地拨拉着玩,还说着「真丑,真丑」,我也两手捂住她的咪咪使劲揉,用嘴去叼咪咪头舔吸……ss微微闭了眼睛又开始轻声哼哼。

  我把她身体转过去,小弟弟从后面股缝里挤过去在洞口上蹭,发现已经出了好多水,于是用手扶着试图进入,ss稍微配合着坐了下臀,随着一声略为痛苦的「还是疼」进去了,……悲催的是本来她就高一点,腿又比我长,结果只能插进去一点点——于是我双手环在她胸前抓着mm,ss略微弯点腿,俩人一点一点蹭出卫生间,像缓行的蛤蟆一样蹭到床边面朝下扑倒在床上,这下瞬间就插到底儿了——ss大叫一声,我随即后入式大插特插。

  后入的感觉比前面紧很多,jj感受着滚热蜜肉的压迫那个爽得透澈啊,要不是刚刚射了估计一分钟都坚持不下来;随着咕叽咕叽的水声,ss的哼叫声越来越大「啊……嗯……吼……」,两手一下一下抓着床单往回拉,腿也蹭着就像要往前爬一样,快插了5分钟不到ss又浑身僵硬,身体向后方撅起来,臀部和大腿肌肉瞬间变得像石头一样硬——要不是我紧紧抓着她胯部拉住jj就被挤出来了——只能硬硬地挺在里面,随即感受到阴道里的肉一下一下地握紧、抽动,ss发出来嘶吼一般的「呼……呼……」声,抽了十几下以后ss嘭地一下软在床上大口喘着气,好半天才喃喃道「舒服死了,舒服死了」。

  我趴在她背上jj还插在里面,幸灾乐祸地说「你看,早从了我不就早舒服了么」,ss手拍着床骂到「呸,你以前天天和那个zy腻在一起狗男狗女的,我难道去凑热闹么!」我嘿嘿干笑了一声胯下jj又开始慢慢抽插,ss扭着身子不让我顺畅地动作,嘴里不依不饶「你说,你心里是不是一直没有我,现在让老娘主动来勾搭你,我真是丢死人了……」我赶紧哄道「哪里啊,我早想追你了,可是我不敢啊,你那么高个子身材好学习又拔尖,哪儿看得上我啊;再说今天我也是主动上的你嘛……」

  ss拳头捶着床道「还说!还说!你就是没看上我」我突然意识到这不是讲话的时候,于是坐起来加大抽插的力度和速度,ss不满意地说「哼,不要以为……」就没气势了,很快就舒服地又哼哼了起来,插了一会儿我扳着她侧过来双腿蜷起,从后面蹲着抽插——这样我jb根可以挤进她的股缝里达到最深插入,每一下都感到gt顶到子宫的软肉并把它推到一边,那个酥麻哦,ss大声地叫起来「啊、啊、停下、不行啊,太深了,酸死了……」

  我正爽到爆呢怎么能停,反而加快了抽插速度和力度,ss下意识地要挺直身体,我抓住她的膝窝和咪咪坚决按住……阴道里又一次开始剧烈发热、子宫软肉好像一下下吸着我的马眼,我头颅里轰轰作响,浑身的皮肤都好像要沸腾,在阴道肌肉开始一圈圈收缩挤压jj的时候,我的快感从jj根部爆炸性地冲击到全身、疯狂地喷射了——大脑一片空白除了爆炸性的快感还是快感,眼前一片黑……可能有半分钟时间吧,我才从半失明状态缓过来,ss看来显然也是经历了又一次高潮,红晕从额头一直蔓延到胸部。我示意她侧卧下,顺势从后面抱着她躺倒,jj还插在洞里,我们俩……睡着了。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本站由:【女友列传】(01)【作者:ladyfeeteater】 www.dyxxoo.com 提供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請勿進入,否則後果自負!
返回首页